專訪字型設計師-曾國榕:如果可以,我想改變臺灣的風景

全文

若把字體比喻為演員,那麼感受不同演員的演出,那是社會大眾都該欣賞的。至於創造演員的重責大任,就由字型設計師們一肩扛起。邀你一起認識 justfont 字型設計師-曾國榕。

專訪字型設計師曾國榕

文字是什麼?也許是傳遞訊息的媒介,也許是填補記錄歷史的符號,或是抒發自己心情的憑藉。那麼字體又是什麼?若把字體比喻為演員,而每一個放置字體的媒材都是一個舞台,那麼感受不同演員的演出,那是社會大眾都該欣賞的;善用不同的演員進行創作,那是每個設計師都該具備的;至於創造演員的重責大任,則由字型設計師們一肩扛起。

用生命熱愛著文字

說到熱愛文學,也許每個人的腦海裡都能浮現出一兩個既有的形象,但說到熱愛字體,你的腦海裡又會浮現了什麼樣的畫面呢?

究竟熱愛字體是什麼樣的感覺?曾國榕引用了一段德國字體設計師 Erik Spiekermann 所說過的話來闡述熱愛字體的感覺,他說,這就像是走在人來人往的馬路之上,比起女生,街道上的文字卻更吸引他。在他的身上總會有一個雷達,恣意的在路上搜尋字體,這次又有哪些特別的或是雜亂的,哪些整形醫院的招牌卻有著「整形」失敗的文字,拿起手機將其拍下,一趟旅行下來相簿裡總滿滿的都是各式各樣的字體。

專訪字型設計師曾國榕

除了在散步的過程中搜集各式各樣的字體,有時他也會懷抱著閒情雅趣於書店裡尋找吸引自己的文字,或是參與台北城市散步的導覽,遊歷一些非自己印象中的景物,去體會生活中不同層面的事物,於是搖身一變,整個城市頓時成了巨大的字體展覽,而這些都是他獲取靈感的來源。

在字體設計之前

大學就讀美術系,光影素描的訓練從不可少,然後對曾國榕來說,最有興趣的科目卻是需要製作簡報的美術史。從他手中誕生的每一份簡報都需極其仔細的構思呈現風格,甚至自行繪製底圖,嘗試各式各樣的字體,以求最完美的結果。

專訪字型設計師曾國榕

到了日本進修之後,他更深入地接觸到了字體排印學等與字體相關的課程,了解了不同字體背後的故事以及歷史,並持續鑽研,就連夢中也在做著字體設計的研究。而這些在家鄉之外所累積而成的技藝、知識,也隨著他的歸來進入了臺灣,「如何將字體的美帶給學生」在他的生命中成了一件非常重要的事。

「我想透過自己日本的經驗,創造適合臺灣人的字體課。」

缺乏字體教育的臺灣

然而推行字體教育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臺灣的字體教育遠遠落後於日本。日本的學生在國中的藝術課程中就已學得字體的基礎知識,並有實際繪製字體的機會,但臺灣與字體教育較為相關的授課內容卻只有書法課程,而這還常常成為學生討厭文字的原因之一。

目前臺灣並沒有適當的教材可以讓學生習得字體設計的基礎,曾國榕說,這也是他開始翻譯字體相關書籍的主因,除了可以讓自己習得新的知識,更重要的是把書帶回這裡,讓有興趣的人可以從中獲得啟發。

專訪字型設計師曾國榕

雜亂的文字風景

藝術評論家勝見勝曾表示,若字體的教育不足,一個城市就會出現亂七八糟的街景,而臺灣目前仍處於這樣子的階段。若你靜下心來駐足在一個街道口,不難發現招牌與廣吿宣傳品的混亂,除此之外還有新聞報導跑馬燈的亂象,日本年度代表字的整體呈現與臺灣的差異等等,再再顯示字體教育在臺灣的缺乏,但要如何改變、減少錯誤文字的使用方式,曾國榕認為社會大眾要先從「有字用就好」的氛圍中跳脫。一如下圖,桃園機場的指標使用了本該用於內文的過細明體。

專訪字型設計師曾國榕

臺灣的社會常會有種外行領導內行的困境,多數客戶都不太能理解設計系學生的專業為何?對此,曾國榕表示,身為設計師除了要做出能讓資訊更好的傳達的作品,如何將自己的「設計思路」向業主傳達也是很重要的一環。

比方說許多人會認為開日本餐廳就應該用具有日本風味的「相撲體」或是「勘亭流」,但在日本也不是所有的餐館都僅使用這兩種字體,因為在日本這兩套字體其實與餐館沒什麼關聯。就如下圖中的臺灣廟宇,使用了日本傳統歌舞技表演使用的勘亭流字體,如果瞭解這套字體的使用脈絡,是否會覺得有些不妥呢?

從認識、欣賞字體到瞭解使用的情境,嘗試造字給他人使用,這當中的每一個步驟都是缺一不可,若自己對於文字不夠瞭解,業主當然也無法理解設計者的想法。

身為一個字型設計師

談到了工作內容,曾國榕笑著表示,字型設計師的世界就是黑白的,因為文字都是黑白的,都是點線面。「比較像是工匠吧?」對字型設計師來說,每一個字都是工藝品,因為字必定得包含功能性質,所以藝術創作的成分自然會減少許多,一生所能完成的作品也較其他設計行業來得少,但相對的,一個字型設計師的作品具有著跨越世代與世代之間的能力。在創作的過程中,曾國榕總在感動之餘特別的小心翼翼,因為這些文字有朝一日會回到街道上,成為臺灣的一部分。

專訪字型設計師曾國榕

那麼臺灣的風景是什麼?有人說臺灣最美的風景是人;有人說臺灣最獨特的風景是參雜著各式文化的街,而身為一名字型設計師,曾國榕以及他所在的公司 justfont 有著這麼一個願望,那就是「改變臺灣的文字風景」。彷彿體現了臺灣人的個性,街上招牌的文字總是過於粗糙的變形扭曲,總是被放在不適合自己的位置,是雜亂也是太多既有印象的體現。

但如果有這麼一個機會,能夠讓臺灣的人們能夠重新的認識字體設計,並且具體的思考文字與設計之間的關聯,甚至是自己與文字之間曖昧糾結的情愫,讓自身與字體有了關聯,那麼臺灣的街道又會獲得什麼樣的新生?也許這是一場慢性的革命,每一次的敲打鍵盤,每一次的挑選字體,都使我們早已參與其中,而現在我們還有機會更近一步,朝著文字走近一步,透過學習了解字體,透過練習運用字體,透過雙手創作字體,然後,我們也將化為臺灣風景的一隅。

「我想將字體教育推至於社會大眾,讓有興趣的人有機會可以接觸字體設計的領域。」

justfont 開設的「伸縮自如的字體課」正式上線 >> https://bit.ly/2JglKlV

-

延伸閱讀

作者

Harmony

我以黑色為底,喜歡說故事 ,努力在社會和自己之中找到和諧。希望有朝一日可以用自身的黑襯出星空的顏色。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