興趣也是一種學習:讓我們與所愛相擁,沐浴於興趣之光

全文

學習的本質是什麼?學習對你來說又有什麼樣的意義?也許並非是科系唸完之後的月薪數字,也不見得是亮麗的頭銜光環。在《 Hahow 好學校之夜-讓我們與興趣共存》活動之後,讓我們一起來探索累積自我能量的那股熱情吧!

我坐在原木的椅子上,反覆地在腦海咀嚼方才在《Hahow 好學校之夜-讓我們與興趣共存》當中偶然聽見的話語:「感謝你們為教育做了這些事情。」她的嘴角抿出了溫暖的笑意,眼中純粹的光芒則亦如陽光般美好,她對著工作人員誠摯的吐露著自己的感激,像是他們為她開起了一道嶄新的門扉,讓她走出了一直以來有所侷限的世界。

豐盛的食物自助吧

學習的本質是什麼?從高中生的身分脫離已超過半年,然而當時選填志願的那張單子我至今依然能清楚的想起,它的油墨,它的制式生硬,我聽見身邊的人們用自己僅限的知識,尚未脫離的稚嫩去度量每個技能的價值:「這個系出來月薪大概多少」,那似乎是第一次,我們開始去接觸現實,並被要求要在短短的幾個月內和社會給予我們的壓迫擁抱,那時候的淚水,落榜之後他或是她重複著的話語,那彷彿世界已經毀滅的神情,我感受到一種自己的朋友被糟蹋的憤怒,那時的我不了解是誰糟蹋了誰,只覺得這三年突然變得很不值得,那時候的絕望我現在還記得。

但倘若讓我回到那個時候,我會告訴自己,我會告訴我身邊的人們,不要怕,我們擁有的不只是這樣。真心喜歡的東西,不管身在何處,都可以重新開始。

會留下來的,是喜歡我的人,不會是討厭我的。

就像是楊元慶在活動所說的,會留下來的,一定是喜歡的,不論是事或是人。一個溜溜球的招式,可能只是用繩子描摹「南十字星」的形狀,但那短暫的三秒卻是楊元慶用那能讓高中生蛻變成大學生的時間苦練換得的。望著那線交織、延伸,就像是彼此的命運一樣。

讓夢想轉動

另一位講者劉中薇曾說過「很多時候,我並不真的理解這個世界。可是我希望找到與它共存的方式。看起來我似乎是幻滅。事實上我只是換了一條我能走的路,走到我想去的地方。讓每種生命的姿態都在該交會的時候交會,該相遇的時候相遇,或許對彼此都是一種美麗的生命學習。」

眼前的溜溜球繩在它們該交會的時候相遇了,但如果失敗了,如果他們遇不見彼此怎麼辦呢?「那就再來一次吧。」楊元慶帶著孩子氣的笑容說道。

也許人生並沒有絕對的一條路,如同劉中薇老師分享的,我們挑選了一個狹小的畫布,為了讓自己可以容易的填滿空白,卻忘了把每個東西放大,也能填滿最空曠的遼原。時代似乎改變了,網路上的資源開始增加,學習新事物的門檻開始降低,頭銜似乎不再是一種保障,唯有實力才能撐起自己,然而生命的本質似乎又和君臨頂端有所差異。

「想找到答案,就不要逃避問題。」-《克里斯汀貝爾的黑暗時刻》

對我來說是生命是一條找回自己的道路,雜學亦然,像描繪一個原點的輪廓,我帶著自己無法得知的本質而來,然後經歷一連串雕刻的過程之後,再把最初的自己帶回去,藉由接觸各式各樣的事物,更加了解自己是什麼樣的存在,把自己忘掉的東西一件一件拼湊,去發現一些讓自己生命感到美好的事,把它學起來,然後去渲染別人的生命。

不是取得經驗,要去取得靈魂

我喜歡吳哲宇在對談中的這段話,彷彿所有的「技能」都擁有了自己的生命,影響著我,也影響著陌生的人,並藉由它的雙手將不認識的彼此牽連纏繞,而當我們大聲吶喊著,渴求它們的回眸,身邊的人們,這個世界,都會為我們空出一個位置去看清它們的面容,這點,作為插畫家的 Star 也有在對談中提及。

Hahow 好學校之夜:講者交流

所以學習對我來說是什麼?我想學習是為了讓自己可以得到和世界,和對面的人溝通的橋樑,為了能更加精準地傳達自己想說的話,想更燦爛的燃燒自己心中所描繪的藍圖,所以將各種零碎的事物拼貼成了一幅全新的畫,也許那幅畫並不會被框裱在羅浮宮受後人膜拜,但就算是如此,它背後蘊含的,卻是一句我們想闡述的話。也許它很平凡,但那句話,卻能讓我們與不同的靈魂碰撞,將原點燃成光,再平凡的日常也將因自己探索的熱情而不凡。

我相信世界上會有所謂的宿命,而我們的宿命,會藉由自己的選擇、一連串學習以及摸索抵達。

-

延伸閱讀

作者

Harmony

我以黑色為底,喜歡說故事 ,努力在社會和自己之中找到和諧。希望有朝一日可以用自身的黑襯出星空的顏色。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