興趣也能變副業-專訪張譯蓁:用你的手作,圓一個夢

全文

從事與正職毫無關係的興趣,有可能不只是花錢養興趣還增加收入嗎?身為金工銀飾品牌 Minifeast 創辦人,張譯蓁擬出一套自己的品牌經營想法,現在興趣不僅是副業,更為她的生活繪出一片全然不同的風景。

只要是一個熱愛手作的人,必定都有一個創立品牌的夢想;就像是每一個喜歡文字的人,都會有一個微小的作家夢。然而生活是繁忙的,我們有柴米油鹽醬醋茶,有自己『普通』的人生要過,有工作要扛,有班要加,有錢要省。曾幾何時夢想變成了年少時的不切實際,而我們就這樣朝著『更加實際』的那條路不斷向前。

但這樣就足夠了嗎?如果有一個機會,能讓我們所愛的支撐起我們的生活,你願意嘗試看看嗎?

為了自己而活

張譯蓁專訪照片

Photo Credit: Anting Da

談起讓金工與品牌結合的初衷,畢業於輔大應用設計系金工組的譯蓁老師提及了當年她在學校學習的經歷。那時系上所授與她的多為產品或是設計管理的基礎課程,實務上手作及銀飾品領域的經營卻沒有多加琢磨。

就是吃了不少虧,所以想把自己的經驗分享出去!

當然,譯蓁老師也並非一畢業就擁有自己的品牌。在創立品牌之前,她也曾在一般的金工工作室待過一段時間,但台灣工作室的規模都相對較小,額外的雜事總是永遠多過於真正在進行創作的時間。

所以,我想為了自己而活。

草創初期也有艱辛的時候,然而當確立了自己的目標,她便不再無所適從。曾經作為別人下屬的她,對現在工作室的夥伴也制定了更加自由的制度,不只讓可以獨立進行自己的企劃案,也讓員工們擁有相對應的執行彈性空間,使工作室的內容更加豐富。

從基本功拓展品牌

金工的技術在基礎的部分是非常容易入門的,相對於藝術創作行的技法,如果要做出像是我們品牌的商品,其實學習過基本課程後就有一定的能力可以產出。

跨越傳統的創作者對商業的陌生,譯蓁老師將自己定位為品牌經營師,比起千錘百鍊具有藝術色彩的工藝,她更希望能夠做出配戴在日常中,不需要耗費心力保養且具有獨特的紀念意義的飾品。

張譯蓁專訪照片2

Photo Credit: Anting Da

開始有了自己的品牌之後,她更花費大量的心思從事企劃案、營運相關的事物,比方說制定詳細的年度營業額,並依其來規劃個檔期的活動,或是員工管理的相關規範等等。自從訂製了確切的品牌目標,她便沒有了任何放棄的念頭,因此她也非常鼓勵自己的學生確立品牌的方向,並不時充實自己廣泛學習,讓品牌的內容可以更加多元豐富。

比起單一的從事創作,廣泛地學習更符合我的性格,在需要的時候適時的補充自己的知識背景,想盡辦法充實自己的品牌。

做,就對了

起初開售創業課程時,同行的老前輩們總對於譯蓁老師投以不解的視線。多數工藝背景的人們總是堅持在技術課程的發展與精進,因此對於額外行銷或品牌的課程內容感到十分陌生甚至感到懷疑。另一方面,商業人士也會對於一名年紀輕輕的金工工作室經營者成為品牌顧問感到質疑,然而譯蓁老師選擇樂天的看待這些流言蜚語,她說:

對於自己想要做的事情,就不要特別在意他人的想法,去做就對了。

與外界的質疑聲浪相比,流行批發飾品市場的競爭更令她有所警惕。批貨商多數都有著較為良好的經營思維,容易壓縮到本地手工飾品的生存空間,然而批發飾品往往缺乏了設計的靈魂以及與客人間的交流,因此除了教授品牌的創立方法,譯蓁老師也期望透過教學讓越來越多人知道批發貨與手作之間的差異,進而讓大環境對整體的產業更加友善良好。

張譯蓁專訪照片3

Photo Credit: Anting Da

讓手作夢成真吧

近期,譯蓁老師也在籌劃出版書籍的事宜,讓簡單的金工可以與不同的媒材,比方說皮革、拼布等相遇,變得更有特色並且與市場做出區隔。

從單純工藝學系的學生走到讓商業與手作同時兼容並蓄,甚至開設線上課程,將自由的手作夢推得更廣、更加多元,讓品牌創業的思維突破到空間的限制。

以品牌與飾品角度切入授課,讓譯蓁老師的學員們有著另一片與之不同的市場,雖其學員的產品售價,未能如傳統精工專班學生來得精緻高昂,不過也因此造福了平價消費的使用者需求。同時,她也會要求學生對自己的作品負責,必須得達到一定的精細以及水準才可以進行販售,這也是給消費者的尊重。

現在,譯蓁老師的成就感更多是來自於學員們自己品牌的建立成功,並且透過創作朝著理想的生活邁進。希望可以透過小資本副業品牌顧問這樣的角色,讓更多人可以自由的從事自己喜歡的事情,並因此得到自由。

張譯蓁專訪照片4

Photo Credit: Anting Da

瞭解譯蓁老師的線上課程 >> 興趣變副業!打造自己的手作品牌

延伸閱讀

作者

Harmony

我以黑色為底,喜歡說故事 ,努力在社會和自己之中找到和諧。希望有朝一日可以用自身的黑襯出星空的顏色。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