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動直擊】來跟 Hahow 和均一平台教育基金會一起聊學習、談教育

全文

學習的本質是什麽呢?是心態、制度、還是成長的代名詞?從社會層面來看,教育影響社會發展,學習讓我們適才;從個人層面來看,教育帶來自我實現,學習讓我們適性。

Hahow 希望創造一個不受限與適才適性的環境,讓大家更輕鬆快樂地累積知識技能,推動社會持續進步;均一平台教育基金會(簡稱均一) 是個非營利組織,致力於提倡與落實教育平權,並培養孩子成為自我學習嚮導,兩者的核心價值都是希望透過科技與教育的力量與跨領域的連結,激發人與人之間,知識技能與觀點的有效流動,創造許多動人的學習故事。

Hahow 均一直播

兩位執行長-Hahow 的阿諾與均一的冠緯,在上週以線上直播的方式,面對面和大家聊聊學習的一百種樣貌。Hahow 部落格節錄了對談的精選片段,希望藉由分享,將值得被聽見的想法向外傳遞。

過往教育歷程帶給自己的影響

阿諾:「透過人與人的交流,讓 1+1 大於 2,找到更多學習的可能性。」

冠緯其實是念醫療出身的,求學期間一路從學生再到實習醫生,他漸漸發現「治療」病症、病人其實都只是治標不治本。「教育」對他而言更像前期的醫療,教育大眾該如何預防、防範,比起醫療是更有價值的事。

從求學經驗中深刻體會到教育的重要性後,冠緯便慢慢朝著自己認定的目標前進。當真正面臨跨領域的抉擇點時,他的內心也是充滿著對未來的不確定性,而 21 世紀中其實有許多機會也都存在於這股不確定性裡。因此冠緯認為具備勇敢面對不確定性的心態,除了支撐自己度過跨領域的時期,也幫助自己在教育領域中逐漸站穩腳步。冠緯也將持續努力把勇於面對不確定性的心態傳呈給我們的下一個世代,讓下一代也能在時代的洪流中抓穩更多機會。

大學就讀社會系的阿諾則是希望自己能成為改變者。他看到很多學生因為肩負著父母和社會所期待的價值,而影響甚至是犧牲自己,選擇先完成家庭的交代和社會的使命,畢業後才開始探索自己。

這樣的社會現況在阿諾看來是非常可惜的,他希望能透過 Hahow 這個平台,讓人人都有機會用不同的技能來交流、分享,在任何地方透過網路學想學的事。只有透過人與人之間的交流,才能讓 1 + 1 大於 2,找到更多學習的可能性。

Hahow 均一直播

對於目前觀察到的教育問題/現象,是如何解決/改善呢?

冠緯首先舉了一個自己大學時期的例子,當時選修了一堂由現任台北市長-柯文哲所開立的課,上課的內容和講師的授課方式其實是很有料、很有趣的,但當時還是有許多學生在課堂上睡覺,浪費了身為學生的優勢和資源。

現在到教育的現場,還是有很多學生是教室的「客人」,無法融入現場。追根究底發現我們所習慣的「統一進度」、「工廠化」的教育方式,沒有辦法滿足「所有人」對教育資源的需求與期待。

教育持續好久了,但教育的模式卻還停留在「單向轉述」。均一服務的主要對象是從國小到高中的學生,是因為大人可以決定自己的學習進度,進而有個人化的學習,然而國小到高中因為牽涉到體制內的教育系統,冠緯認為最需要改善的是「老師的教育方式」,因此均一給自己的定位是「教學助教」。只要擁有均一的載具,每個孩子都能依照自身的需求來安排學習進度,達到「個人化學習」。因為有科技的輔助,老師也能更輕鬆掌握多個學生不同的學習進度。

阿諾則是觀察到經歷「單向轉述」教育系統的個體,在真正進入職場後,因為早已習慣過去單向的學習方式,在沒有老師、父母的督促下,在學習的面前反而有點慌張不知道從何開始。Hahow 創立的初衷之一邊是希望能讓學習主導權回到學生身上,透過與老師和同儕的多方互動,才能真正將所學內化成可以運用的知識。

學習內容和生活的關聯是?

冠緯:「將知識帶入生活裡,學習才會更有感。」

阿諾提到一個很有趣的教育方程式,現在的教育其實已經不只是教育,而是由「教育 / education」和「娛樂 / entertainment」所共同組成的「教育娛樂 / edutainment」。教育背後應該要思考的是「如何讓學習走進生活」,老師所提供的內容應該如何編排才能讓學生有興趣,讓學習不再是一件嚴肅且難以進入的事。

冠緯接著補充,過去教育的「純知識導向」,讓三角函數、微積分等內容顯得非常學術、不知該如何應用。未來的教育模式希望能朝「生活素養導向」前進,像是前面提到的三角函數、微積分其實都很有價值,將知識內容帶入生活中,孩子才會對於學習更有感。

可以分享曾在均一 和 Hahow 發生的故事嗎?

阿諾:「透過科技的輔助,讓想學習的學生能站在同一個起跑點。」

冠緯提到在宜蘭曾有一位有學習障礙的孩子,到了五年級卻還是只有一年級「單位數加法」的數學程度。原本非常抗拒學習,每週至少翹課兩天以上,卻在使用均一的平台後,短短一學期後,數學程度從一年級進步到三年級,也不翹課了,反而每天都很期待上學。

均一的衷旨是,透過科技,讓學生用自己的速度和時間學習,讓學生自己體會到學習最重要的並不是「學得多好」,而是「我可以」,讓學生相信自己可以學習。

阿諾印象最深刻的是一位來自雲林虎尾自學透視畫的年輕老師-程威誌,他對自己一直都沒有自信,直到當了 Hahow 的老師後,他找到自己在教學上的「使命感」,有了「我也可以」的自信心,靠著自學顛覆了一般大眾對「老師」的傳統身份定位,展現了自己的天賦與努力,帶給社會深遠的影響力。當人有了明確的「動機」,表現出來的行為也會有所不同。

另外也提到 Hahow 為何決定課程要有字幕,也是希望能幫助有學習障礙的學生,希望能協助他們克服在一般學習環境會遇到的困難。自從課程有字幕後,Hahow 也收到很多聽障學生的來信,很感謝 Hahow 課程特別放上字幕讓他們也能學習。透過科技的輔助,讓想學習的學生站在同一個起跑點上,這個意義對於 Hahow 而言是非常重大的。

均一和 Hahow 對未來發展的想像

今年九月開始,中小學教育將使用 108 課綱,學習內容將從原本的學習「知識」,演變成學習「生活情境脈絡的素養」,換句話說就是希望學生能活用知識,透過自發性、自學、互動的模式,推動學生自主學習,並讓學生之間能有更多討論與互動。

Hahow 均一直播

延續自發性的話題,學生將能在均一平台上自主規劃學習的課表,除了依照自己能接受的步調學習,也能隨時檢視自己的學習歷程,調整成自己最適合的樣貌。同時也將舉辦「親子共學活動」,讓父母和孩子在學習的路上一起努力,非常歡迎大家來參加。

阿諾表示,Hahow 將朝更多元的「學習組合」前進,希望透過學生的反饋,未來能從點、線到面,能提供更廣的學習地圖和個人學習履歷,讓 Hahow 的學生能更有效率的客製化學習。同時 Hahow 也持續在進行「國際化」的推動,希望能讓更多對學習有熱忱的學生,無論身處哪裡都能不受限制的學習。

請分享一次快樂學習的經驗

冠緯自己本身就是個熱愛學習的人,隨著年紀和心智的成長,學習也不再只是學某個「技能」。最近非常熱衷於學習「怎麼做決策」,最經典的首推管理學大師-彼得杜拉克。

對阿諾而言,和不同產業的人互相交流、學習,是自己非常享受的一件事。因為成功不能複製,但失敗可以避免,和能夠啟發自己的人對話與交流,把對方的經歷當成自己成功的養分。

接著冠緯和阿諾都提到「旅行」對於學習的幫助。冠緯這幾年走訪了坦尚尼亞、古巴等國家,看到不同的文化與自然風景,這些都不斷的刺激自己去思考是否能用不同的角度來看世界。阿諾接著補充,不喜歡看書並不代表自己沒有學習能力,就算是爬山、接近大自然都是學習的一種。當你換了一個角度、面向看事情,當你的心境轉變之後,眼前原本平凡的事物又成為了另一個風景。

Hahow 均一直播

最近在線上學習的內容是什麼?

兩人最近使用的線上學習資源滿類似的,有美國的 Coursera、Udacity,和中國的〈得到〉。

冠緯推薦 Coursera 上的【 Learning how to learn】課程,內容很紮實地告訴你該如何管理、運用時間,介紹人的專注和發散兩種模式,並談談該如何將兩種模式運用在對的地方,同時也有提到規律作息對於學習的重要性,是非常貼近生活的一個主題。

阿諾提到另一個有效率的學習方式是用「聽的」,能有效利用零碎的時間,最近常在通勤或運動的零散時間使用〈得到〉APP ,透過音頻得到新的想法或靈感。(小編:Hahow 最近也開始推出「課程音頻」,可以到 Hahow 官方的 SoundCloud 試聽看看喔!)

最後請用一句話勉勵學習路上的大家

冠緯:無論是在學習的路上、經營組織的路上,都難免會遇到困難,即使再有經驗的人在遇到困難時都想逃避。跟大家分享一段我時常用來勉勵自己的話:「患難生忍耐,忍耐生老練,老練生盼望」,希望大家在面對困難時,能夠不急不徐的檢視與剖析問題本身,並將過往累積的經驗內化,在未來能更有條不紊的面對困境。

阿諾:一時之間腦海閃過了「 Life is a struggle, but we always struggle for better 」這段話。人生充滿了各種挑戰,面對各種 struggles 的時候,一定要思考其背後的正向意義,唯有理解困境本身,才能真正克服、邁向更好的未來!

透過交流,讓學習更完善

如果沒有時間限制的話,阿諾和冠緯應該會繼續聊下去吧。教育其中一個重要的本質是分享,希望透過這次兩人的交流對談,除了激盪出不同的想法之外,也能帶給觀眾更多啟發,讓我們在教育和學習的路上一起走、走更遠。

想聽冠緯和阿諾對談的完整版,歡迎到 Hahow 好學校的 Facebook 收看影片喔。


延伸閱讀

作者

Hahow 艾迪特

其實就是 Editor,有點瘋狂古怪,又有點知性科學。 各種意外驚喜的內容,正在慢慢的從我的筆下發生。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