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育聖:這個世界的確殘酷,但我們不該因此變得殘忍

全文

「因為我的目的並不是要賺課程的錢,而是要開拓整個文案領域的未來。」每一個在世界角落努力著的文字工作者,會不會不需要再單打獨鬥?「孤單,可以創造很好的作品,但如果不孤單,能不能做出更偉大的事情?」

2017 年底我就預期會有這次專訪,那是在結束陳思傑的訪談後,離開前他不經意提起:「我覺得你們可以去找育聖,真的該找他聊一下!」如思傑預測,時隔一年我真的見到林育聖了。

跟多年前在《每天來點負能量》火紅時,那位「鍵人」林育聖給我的感覺不太一樣,那時他穿著綠色帽 T,遮住靈魂之窗的墨鏡散發滿滿叛逆氣息;你很難不對這個人留下一絲偏見:「他應該很厭世吧?」但重點來了,真人版的育聖⋯⋯根本親近的跟哆啦 A 夢(身形是韓國歐巴)沒兩樣啊!拿下墨鏡後黑白分明的雙眼閃出一絲清澈光芒,你完全無法將「負能量」這個詞跟他聯想在一起,而這場專訪正是在他告別《每天來點負能量》一年後正式展開。

育聖專訪

photo credit: Anting Da



一群人,能不能變得偉大?

育聖的寫作歷程開始得挺早,高中時期最先寫的是新詩,大學正逢「無名小站」流行,轉而創作散文、短篇故事與小說;直到大五延畢那年是他的產量高峰,自己一個人孤拎拎的窩在家寫作,讓他體會到創作道路上的孤獨。出了社會,雖然許多份工作幾乎都沒做滿 2 年,但他一直知道自己要學什麼;與此同時,始終在寫作這條道路上獨行的育聖,開始思考一個問題:

「孤單,可以創造很好的作品,但如果不孤單,能不能做出更偉大的事情?」

就這樣,在 2015 年 7 月,育聖離開了最後一份工作,之前已嘗試靠接文案 case、講課等方式維持收入,11 月正式創立「文案的美」公司;效仿許多廣告公司的模式,但將「文案」服務獨立出來,讓更多想要依靠文字工作的人,不用再步上自己曾經體會過的孤單路程,這便是他的創業初衷。



每個人都應該具備「知道自己的目標」的能力

你應該跟我一樣好奇,一間文案為主的團隊會有哪些角色吧?答案頗令我意外:「就兩個,文案師、以及讓文案師專心的人!」育聖說文案師是團隊創作的核心,但工作中難免有些訊息、雜事突然冒出來讓他們無法專注;因此另一個角色的工作,就是幫忙排除萬難、將回應外界訊息的「主動選擇權」還給文案師。

「那一位文案師除了文字以外,還需具備什麼能力?」育聖想了一下說:「知道自己目標的能力。」他認為不僅是文案師,這是這個時代每個人都該具備的能力。「其實你會發現,我們現在每個職位都斜槓的很厲害,動不動就跨一堆領域,你光有本職的技能已經不夠了,更重要的應該是知道自己的目標是什麼。」

舉例來說,文案在落筆前其實有千百種選擇,用什麼字詞、用什麼人稱視角、用什麼標點符號,其實都可以,因此人往往不是寫不出東西,而是不知道要該用什麼方式來寫;而解法就是得先「知道自己的目標」,再選擇適合自己的方法。

育聖認為現代人在職業選擇上也面臨同樣狀況,大部分人知道自己「不要什麼」,卻不太清楚「想要什麼」;尤其大量娛樂內容觸手可及,我們很容易迷失在各種感官刺激之中,以為自己的熱忱,是來自那些日常休閒的事物上,甚至誤把成為網紅當作目標,殊不知自己可能只是愛看 YouTube,並非真正喜歡製作影片;他認為人的步伐可以緩慢、方法也可以慢慢摸索,偶爾走點彎路也是能理解的,但最終仍得回到人生的主航道上。

photo credit: Anting Da



告別負能量,是克除了自己的虛榮

在採訪育聖前,我就知道很難不聊到《每天來點負能量》的話題,但我選擇避談建立到鼎盛的過程,繞了點彎問他:「創業的這些年有犧牲掉些什麼嗎?」沒想到育聖主動提起了各種負面情緒;他說自己犧牲掉最多的是「嫉妒」、「厭惡」、「憎恨」,這麼多年下來自己越來越懂得欣賞他人,像各領域的高手、他們創造的商業模式、甚至是他孩子無憂無慮的生活,都是他欣賞的範圍。(沒錯萬千少女們,育聖已婚且是兩個孩子的爸囉!)

聽到這我不禁好奇:「是因為告別《每天來點負能量》,所以這些負面情緒才消失了嗎?」他說不是,告別負能量其實是克除了自己的「虛榮」。

「爆紅是很難控制的,我原本只是想開間小小的文案公司,怎麼一眨眼,那個隨手寫的粉專居然比我本業還紅啊!」他坦言「負能量」的成功給他帶來一種疲於追逐的感覺;2016-17 年他明顯感受到自己的成長,已跟不上 40-50 萬的粉絲上升速度,心中一直有種「我根本沒那麼厲害」的自覺,另一方面外界卻仍不斷給他「暢銷書作家」、「爆紅粉專」等評價,在不斷的讚賞跟粉絲數量遽增的情況下,這份自覺竟轉變成「虛榮」。

「如果我繼續擁抱負能量,可能我人生的巔峰就停在那了,但我才 30 歲出頭欸!我選擇了告別的那一刻,其實也告別了自己的虛榮。」2017 年 10 月 8 日,育聖宣布「每天來點負能量」停止更新,74 萬的粉絲數成為最後的紀念;時隔一年他在自己臉書上寫下一段感想:「我終於還是活下來了!」育聖半開玩笑地說,最明顯的感受當然是錢好難賺!但他很高興自己能回到創業的初衷:「文案的美,跟一群夥伴繼續用文案讓更多美好的事發生。」

photo credit: Anting Da



這個世界不正是需要歌頌那些擁有堅定信念的人嗎?

育聖創業至今有個原則令我印象深刻,他堅持「一定要對員工好」,甚至還寫過一篇文章,以「賽局理論」分析《為什麼對員工好是最好的管理策略?》,這有點顛覆以往我們對「老闆」的印象;帶著半挑戰的心態我問育聖:「你的理論分析有道理,但為什麼有些老闆明知道這是個好策略,仍會苛刻員工呢?」他說:「其實是演化的結果,他們依然遵從了賽局理論中最好的策略『以牙還牙』。」

大部分的老闆一開始會對員工好,直到曾被某些員工傷害後,便選擇「以牙還牙」,但他要報復的對象早已經離職了,代為承受的就是新進員工;育聖用了一個很妙的比喻:「就像談戀愛,當一位女生被渣男傷害過,分手後迎來下一段戀情即使是真愛,她也會對這位男人稍微有點戒心;愛情尚且如此,何況職場上的渣男到處都是啊!」

「但育聖,想必你也曾碰過理論失效,即使對員工很好,最後仍被打臉的情況吧?為什麼你沒有陷入這種誤區中呢?」愛神如育聖露出慈父、暖男兼具的神情,緩緩道出本日金句:

「即使我們被傷害了,也不應該影響到愛下一個人的能力;這個世界的確殘酷,但我們不應該因此而變得殘忍。」

他認為理論終歸是理論,實際運用必有差別,提出「對員工始終要好」是堅定表達個人價值觀的體現;而一個人的價值觀絕不會因為少數幾次的失準就輕易捨棄,因為這個世界不正是需要歌頌那些擁有堅定信念、永不改變的人嗎?

育聖說自己最想成為一張網,能隨時「接住」大家,他常鼓勵員工在他可以負擔損失的範圍內盡情嘗試各種創新,失敗了,他也會在下面接著;因為比起指導員工走最安全的路,他更希望他們能走出自己的路,這就是他「堅持原則」的一種方式。

photo credit: Anting Da



未來有一天,文案師也能成為一個職缺選擇

育聖常在網路上分享許多扎實又深刻的文案技巧與觀點,我問他為什麼這麼佛心的散播知識散播愛?他說:「知識對我而言其實像一顆蘋果,很多人只是展現削皮技巧,看起來很厲害但卻一口都沒分人吃,而我們則是會削完皮後將果肉都給別人!」

「你在 Hahow 開的《從上手到專業,寫出你想要的文案效果》也是滿滿的果肉嗎?」育聖推了一下眼鏡,神秘的說到:「沒錯,但果核我可是會留下來的唷!」他希望保留一些關鍵核心,這樣他才能持續種出更多蘋果樹提供給大家;但他在線上課程做了一件更重要的事:「我希望我的課能做到『啟發』,讓上完課、吃下果肉的學生,也能發展出自己的果核。」

「因為我的目的並不是要賺課程的錢,而是要開拓整個文案領域的未來。」

育聖說出他心中的遠景:「我希望未來有一天,『文案師』能出現在人力銀行的職缺選項上,這是一項滿重要的指標;現在所有的文案、社群、廣告等工作都被綁在『行銷企劃』這個名稱下,為什麼我們不能有更精準的選擇?」他希望文案師成為更被重視的職位,畢竟我們的文字與文化源流非常深遠,在如此複雜又多元的傳承中應該更重視自己文字的價值,但現階段似乎還沒看到這件事發生。

「很多前輩靠文字走出一條路,像村上春樹、金庸,大家看著他們的作品,確立寫小說能活下來;那文案能不能也有一條路?」育聖說這輩子假如能留給世界一個東西,他希望是一則案例,一則證明用文案也生存下來的榜樣;當更多人以「文案師」執業、更多文案公司存活在市場上,大家就能鼓起勇氣說:「我也要當文案師!」而育聖正帶領著「文案的美」,堅定的為這個夢想,持續開拓文案領域的未來。



插曲:希望我們都還保有一點男孩的樣貌

photo credit: Anting Da



訪談中我跟育聖曾聊起一個有趣的話題,是「專注」帶來了哪些遺憾,育聖有感而發:「專注創業讓我犧牲了更多喜好,我原本結婚、生小孩後都還能打打電動、追個漫畫什麼的,但一創業真的就沒了;《海賊王》都演到哪了?《銀魂》怎麼完結啦?好可惡喔...」他遺憾的說,如果一個男孩開始變成男人,某方面來講其實是有點可悲的,他希望保留一點男孩的樣貌,但專注在創業後的確無法事事如意。

此時,一聲:「喵~」從背後傳來,兩位男孩同時回頭。

育聖默默的說到:「噢...有貓欸...」我用克制且顫抖的聲音回應:「對...有貓欸...」但我們最終都沒有起身;此時我心想,兩位貓奴壓抑著天性不去逗貓,乖乖地完成專訪工作,這不也是一種專注嗎?(笑)


場地協力:光景 Scene Homeware


延伸閱讀

作者

林子威 |Alex Lin

做過 3 年行銷與編輯工作、出過 2 本書、目前是 1 名 freelancer(很 free 的那種);覺得 Hahow 迷人的地方是不用擔心上學遲到,而且無時無刻都能學習!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