插畫家許彤——生活不甘安逸,才能在萬變世界畫出深刻新意

全文

自新型冠狀病毒疫情爆發以來,每天下午兩點一到,放下手邊工作、定睛守候指揮中心直播最新情況,已然成了許多台灣人的固定儀式。

在這不長不短的報告時間,有人喜歡當鍵盤法官,對於每位記者的提問、府方的回覆進行逐一審判;有人喜歡化身信鴿,將即時情報傳遞給身邊在乎的人們。不過,還有一種人,喜歡隱身為觀察者,看似冷冰、若有似無地參與,卻往往能把全盤局勢及自身處境看得更清。

引發網友、學校、各店家瘋傳及列印製作的阿中部長紙模立牌,就是在這樣的情況下誕生。創作者許彤在接受專訪時,帶我們重回爆紅前夕,她是如何發揮細膩的觀察力,用一系列的創意展現,在緊繃的防疫時期中,為生活挪出一絲放鬆喘息的空間。

好上手的在家勞作,苦悶生活的絕佳調劑

談起「一 Tonn 防疫美勞教室」的出現契機,許彤笑說完全是無心插柳,甚至稱不上「計畫」,她只是身為每天準時收看直播記者會的忠實觀眾,除了聽台上的人說話、記者提問,還多了些對網友即時互動的好奇。

「記者問題一重複,聊天室就生氣暴動」,一天無聊的下午,她一邊觀察,一邊隨手畫下陳時中部長的肖像。進一步思考如何變成「作品」時,她想著材料要能方便取得、製作簡單,腦中頓時浮現了幼時上美勞課的畫面,紙模立牌的勞作型式就此定案。

形體有了,情節設計也絲毫不馬乎,「旁邊留空的對話框,想表達的是部長說了很多,但大家關注的焦點不同,最終根本不知道他在說什麼。」雖然特別設計過的留白常被誤認為是開放自由發揮的小巧思,但大家能有自己的解讀方式、留白能被善加利用,許彤也覺得是意外的收穫。

將成品分享到社群上不到一天,引來眾多粉絲敲碗及大量媒體關注,許彤訝異之餘,也索性把圖檔公開,讓號召防疫的行動注入創意,瞬間變成一場有趣的全民運動。

成功不用來複製,用來改造進化

收到人們的熱烈迴響,激起了許彤持續推出新作的動力。不過,喜歡尋求挑戰的她興奮表示,「既然要做,就要確保每次都有所突破,而不是反覆複製成功模式。」因此,許彤並沒有因為阿中部長立牌的爆紅,而有了標準化製作流程,快速創造其他角色,而是更深入鑽研其他人物的個人特質,思考著如何透過紙模凸顯出來。

像是第二彈推出的唐鳳立牌,機器人的造型呼應著數位政委唐鳳不畏打壓的突圍事蹟——2017 年受邀至聯合國演講,即使慘遭中國封殺仍未缺席,因為他改以視訊方式,像派出機器人替身般出席分享台灣數位發展經驗。「這次沒有裝對話框,畢竟唐鳳都會操控腦波了,我想對話框什麼的應該不需要吧!」許彤開玩笑地說。

又或是搭配 Hahow 近期上線的《全民防疫通識課》,推出陳建仁副總統的立牌,許彤也考慮到,平時民眾對副總統的印象,多半是知書達禮的醫生、政治人物,較難聯想到帶兵出征的將帥感,因此並沒有因為大仁哥多次親赴抗疫前線而被賦予的「聖騎士」形象,就直接在肖像上呈現對應畫面,而是融入紙娃娃的概念,做了方便穿脫的盔甲作為服裝配件,「不直接穿上,而是讓大家動手割,才有機會引導人們想像、進而串起大仁哥與聖騎士的連結。」

凡事思考差異化,展現最獨特價值

其實不只紙模立牌,許彤平時的插畫創作及風格的建立,也都能看出她極力實踐的原則——差異化。

點開許彤的 Instagram,很難不被她既獨立又連貫的「三格漫畫」吸住眼球,有別於一般人流於型式,將「切割照片分開發布,但單看皆無意義」的版面編排,許彤發表的每「格」作品都有故事,反映著人們面對生活、職場上的各種掙扎處境,甚至時不時就會出現長串留言討論劇情

對此,許彤收起了一些對創作的浪漫形容,精煉地說出自己的興趣是「在有限資源,創造最大效益」,像這樣帶有故事性的三格漫畫,其實就能有效誘發潛在客群「點擊查看」的衝動。親耳聽著藝術家道出如此具體、落地的策略,剎時還以為自己走錯棚,採訪到企業經營者或業界行銷人士。

細看許彤的作品,還會發現連色調都很「特別」,是帶有夢幻感的粉紫、藍綠等馬卡龍色系,「用色也是想過的,為了提高作品『被停留』的機會,同時發揮電繪的優勢,才刻意不挑常見用色,選擇了一般手繪難條調出的顏色。」

近期她在思考轉型,不打算再做過去樹立她獨特風格的三格漫畫,問起會不會變相淡化特色,許彤語氣堅定,「只要創作核心理念不動搖,作品再多變也不會讓個人辨識度因此模糊,況且留下來的觀眾,才是真正需要經營的客群。」

或許,哪天防疫美勞教室功成身退、不再更新,造成一些粉絲因此離開,許彤還是會懷著初衷擁抱改變,持續細膩地觀察這個萬變世界,觸動觀眾的深層需求。

採訪、撰文編輯:葉冠玟

--

延伸閱讀: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