紐約插畫師黃昱銘:以時間堆砌,讓插畫闡述動聽的故事

全文

渴望獲得機會的忐忑,醞釀出從清晨繪至下一個破曉的堅持。究竟要突破多少內心的坎、經過多少次外在的檢視才能在競爭激烈的大環境下生存?這些艱辛,還有豐收之後的甜美果實,唯有決心要以插畫貫徹一生的人才能明白。

他是黃昱銘,是一名在紐約打拚的插畫師

插畫師 黃昱銘

留學不是結束而是開始

不走純藝術,即便大學就讀於台北市立教育大學視覺藝術系,在畫廊實習的經驗卻讓黃昱銘決定接觸可以更容易被客觀評斷的插畫領域,他說:「好的插畫可以讓觀者透過一個畫面就快速的明白一個大觀念,然而當你深入細讀,第二層、第三層,富含層次感的資訊就會躍上紙面,讓誰都可以擁有共鳴,不同的人也能從中看見不同程度的資訊。」就這樣,帶著從高中磨練至今的水墨畫技巧,融合東西方的繪畫特色,黃昱銘開始了他的紐約插畫之路。

然而,出國唸書從來不是結束,而是奮鬥的開始。作為一個窮學生,在紐約即便不吃不喝,每個月都還是會有高昂的一筆花費,畢業之後更是要面對一長段案量不穩定的時期。許多插畫師都會在咖啡廳裡打工,那裡就宛如一群追逐夢想的人們所經過的中繼站,直到插畫師的案量累積到沒有辦法兼顧咖啡廳工作的時候,他們才會把工作辭掉辭掉專心繪圖。

而這段不穩定的時間究竟會持續多久呢?有些人可能兩三年,有些人可能四五年,有些人可能一輩子都沒有辦法以插畫為業,插畫就是個如此競爭的職業。

不再委曲求全,才有改變機會

「台灣有些人去留學後,就覺得自由奔放就代表著不需要實際的實力,只要大概就好、有想法就好,台灣擁有正確訊息的人太少了。」

談到台灣的插畫產業,黃昱銘表示由於台灣整體氛圍以要求通才居多,所以總期待平面設計師也要會畫插畫以及其他各類型的設計,然而在國外平面設計師並非繪製插畫的人,而是雇用插畫師的人。

舉例來說,當一個藝術總監找到符合目前需求的設計師之後,這個設計師就會提供一些他想合作的插畫師名單以及作品供廠商參考,就這樣一個人串連著另一個人,好的作品才終於誕生。與此相比,由於產業環境的緣故,台灣較多期待設計師成為通才,然而也是因此要在單一領域出類拔萃就更顯困難,就像是我們努力讓自己什麼都能做,想要像古代的將軍一樣以一擋百,卻忘記了有時結盟更能創造雙贏的局面。

插畫師 黃昱銘

除此之外,黃昱銘也在與其他亞洲的插畫家交流的過程中,觀察到了細微的差異。和其他東方學生相比,多數台灣的人們喜歡客客氣氣,長幼有序,有時卻也因此被自己侷限。其他亞洲的學生相較之下比較大膽,他們在學完基本功後,將自己的繪畫技巧與西方融合創作出富有特色的作品,東西很好很扎實,並憑藉著作品的實力取得話語權,在業界佔了一席之地,進而躍上世界的舞台。

「整個產業環境的不好,讓不懂的人去制定規則是很大的原因,但是做插畫的人也要適時地堅守自己的原則。如果怕自己會因此丟失工作,那就去拓展自己的市場,讓自己可以接觸到紐約,接觸到國外的案子。當你不再向業主委曲求全,大環境才會有改變的契機!」

創作需要時間洗鍊

台灣的人們對於插畫產業的生疏,其實也可以從徵件比賽略知一二,在國外並不會要求參賽者照著主辦單位給予的題目進行創作,而是像紐約地鐵那樣,徵募大家的作品集,然後挑想要的風格,聘用他們做一系列的合作。此外,在紐約,企業也不會因為插畫家還是學生就佔學生便宜,美國的公司之所以找上一個學生是因為他很厲害,喜歡他的作品,而不是因為他的廉價。

「做為一個創作者,若是只想透過業界經驗累積自己的作品集,就容易被現有的狀況侷限難以自我突破;想讓作品更成熟,最佳的方法還是空出一段時間心無旁騖的創作,或是透過學校來更加洗鍊自己的能力。」

插畫師 黃昱銘

承襲大學時期勇闖畫廊的實習經驗,黃昱銘在紐約的時候任職於插畫經紀公司,為的就是更了解美國的插畫生態。在擔任實習生的時候,他也發現其實對於插畫風格的要求,產業與學校有著十分龐大的差異。

在台灣通常會要求學生能夠使用多種不一樣的風格,而國外的教授則會要求學生選定一個想要進入的市場,專心創作符合與那個市場相合的插畫。然而在實際進入經紀人公司之後,黃昱銘發現當創作者可以用一個自己專屬的風格進入多個市場,這才是好的作品。

而此時此刻,黃昱銘的目標就是獲得美國插畫師協會的金獎。雖然插畫相對於藝術客觀,但依然是個主觀想法占比很重的領域,每一年美國插畫師協會所邀請的評審都不盡相同,所以也很難預估自己究竟什麼時候會得到金牌這項殊榮,不過對此黃昱銘並不感到徬徨,他說:「我希望我能創作出不管是哪種類型的評審都會認可我的作品。」

倘若你想要以插畫為業

以插畫為業從來就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插畫就像是文字的門面,率先承載了作者的觀點,吸引大眾的目光,與此同時也逐漸提升了社會大眾對於美感的認識。由於創作插畫不是件易事,所以基本功的穩紮穩打就變得很重要,雖然可以透過創意獲得一時的爆紅,但想要長遠的走下去,妥善規劃就是件不能輕忽的事情。

「想要做插畫家基本功還是要練好,別人願意雇用特定的插畫師,是因為那位插畫師的插畫能夠講出動聽的故事。」

插畫師 黃昱銘

以一個成功在紐約闖蕩的插畫師身份,黃昱銘懇切地說道:

「所以對於想成為插畫師的人,最好要能夠給自己一兩年空的時間,讓自己全心全意的投入在插畫領域,一個星期至少要構思出一張完整的插畫,並不停的尋找突破口,這樣才有被國際看到的機會。」

集結昱銘自身的豐富經驗,插畫產業和商業接案市場有興趣的你不可錯過的:
從興趣到接案:建立專業插畫創作流程

--

延伸閱讀:

作者

Harmony

我以黑色為底,喜歡說故事 ,努力在社會和自己之中找到和諧。希望有朝一日可以用自身的黑襯出星空的顏色。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