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香港插畫家皮忠:為自己的創作留一份真摯的靈魂

全文

繪畫是一種享受做自己的過程,畫出悲傷的情感,同時也漸漸將痛苦放下。一起來看插畫家皮忠,如何將自己對世界的傾訴,寄託在一筆一畫之中。

如果說繪畫是一種闡述自己靈魂的方式,那麼以插畫為業的他必定有著美好的靈魂。

因為擁有太多的思緒、太多想說的話語不知道該如何抵達對方心中,所以透過繪畫,他以此揭露自我,期盼觀者或是自身的理解,藉由創作跨越自己過不去的檻,接納那些難以言語的情愫。

以繪畫傳遞自己的靈魂,他是皮忠,是一名全職的插畫家。

專訪插畫家皮忠

在繪畫中找尋

習慣以插畫闡述自己的情緒,起初以單色的黑呈現自己內心中奔騰的宇宙,後來也開始透過較為自由繽紛的水彩來表達自己的情感,皮忠的插畫總是細膩的將社會和自己連結再一起。

有時會憑藉著自己的想像,有時會先拍攝自己的模樣再轉繪成腦海中的畫面,全職四年的時間,皮忠完成了許多細緻富有情感的作品,包括最近完成出版的插畫集「Emotions」就收錄了共 75 種情緒,除了多數藝術家皆會描述的「悲傷情感」,皮忠也創作了許多代表幸福的繪畫。

專訪插畫家皮忠

「繪畫是一種享受做自己的過程。」畫出悲傷的情感,同時也在漸漸將痛苦放下,皮忠將自己想對世界傾訴的話語寄託在一筆一畫的勾勒當中。除了人像,皮忠也繪製了許多生動多彩的動物,比方說他特喜歡的貓,以及代表平和的鹿還有隨著大海飄泊的水母。

全心全意地面對自我

關於第一次拿起畫筆的契機,皮忠談到自己的父親。或許是希望將來的他能夠出人頭地,皮忠的父親在他幼稚園的時候便將家裡所有的玩具通通扔棄,失去了陪伴自己的「夥伴們」,年幼的他便在家裡翻一翻,倒也找到了蠟筆與自己做伴。

「爸爸的話我不知道,我媽倒是幫我很多的忙,很支持我成為插畫家,那些周邊販賣的包包都是她手工製作的。」在職業訓練局屬下院校完成修讀插畫課程後,皮忠進入了一間平面設計公司,雖然有著很好的待遇與公司的夥伴們也有著很棒的相處,他的心中還是有一塊惦記著自己的創作。

專訪插畫家皮忠

那個時候剛好香港迎來了「文創」潮流,有著各式各樣擺攤的機會,歷經了多次的市集經驗之後,皮忠將工作辭了,專心拓展自己的插畫領域,對他來說那是期待已久的自由,不用再迎合別人,能夠全心的面對自己。

不要想著賺錢,要真心喜歡

然而香港的市集卻在近幾年快速的沒落,沒有好的主辦方,群眾也過了嚐鮮潮,做著這份「自由」的工作,皮忠表示「機會總是別人給的」,為了讓自己的插畫能夠獲得受到關注的機會,他開始透過網路文章自學行銷,經營自己的 IG 以及 FB,同時也因要打入中國的市場,微博以及其他的社群平台、藝文網站也是一個都不能少,在最初期的時候為了要讓粉絲增加,他甚至咬著牙以一天以插畫的速度更新自己的 IG。

專訪插畫家皮忠

「不要想著賺錢,要真心喜歡。」

以插畫維生辛苦嗎?我想這當然是辛苦的。要如何在能養活自己的情況下同時保有作品的靈魂,若不曾以藝術維生,你將不會知道那是一件多麼困難的事情。提到自己成立工作室至今的心得,皮忠認真的說:「能畫的人很多,但好溝通的人很少呀。」如何在業主與個人之間取捨,除了要讓自己保持在富有彈性的狀態,做一個善良的人對他而言也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喜愛皮忠插畫的關注者也不乏青少年們,而在這個年紀的孩子就像是海綿,會將周圍一切的思緒內化成自己精神的一部分,因此雖然這個社會很現實,皮忠仍然會在自己的作品中放入一些美好的部分,一些值得讓人期待的「希望」。

若以香港人的角度觀看台灣

在香港,皮忠已舉辦過大大小小的繪畫工作坊,帶過各式各樣性格各異的學生,他說香港和台灣很不一樣,就他所知並沒有太多的線上平台可以學習,整個城市都以飛快的速度運轉著,比台南、台北都來的迅速。「膚錢」——這是皮忠「待畫清單」的一個主題,以「膚淺」作為諧音,主要在描述香港的人們對於金錢的崇拜、嚮往。

除了對於物質生活的追求之外,香港對於課業的要求也十分嚴格,就算想鑽研繪畫技法,修讀藝術領域的學校,也無法以創作的才能去減免綜合科目的審查。在專訪的過程中,皮忠表示如果想進到設計名校的話,綜合科目(例如國文、英文、數學等等)也得有著優異的成績,就算很早就知道自己要成為一個設計師或是藝術工作者,對於學科所得學習的份量也不會因此而減少,只能透過研習學科以外的瑣碎時間多加琢磨自己深感興趣的部分,但因為自己很喜歡繪畫,所以這一路走來的過程他從未想過放棄。

專訪插畫家皮忠

至於港台差異,皮忠認為台灣較香港有更多的文化園區,人們也更容易「支持一下」創作者們,對生活在香港的他來說這都是台灣很美好的地方。也許在一個地方活久了,對於弊端我們總是看得很仔細,但是好的地方有時近在咫尺卻被我們給忽略了。台灣也許是鬼島,然而也是一個很溫柔的國家,重點是生活在這之中的我們願不願意相信自己靈魂那份善良的部分,去接納它,去實踐它,去改變我們認為錯誤的事情呢?

「我想讓我的創作保有靈魂,蘊含思想。」

跨越恐懼之後的那道光芒

這次皮忠所開設的插畫課程會將他多次的實體工作坊經驗集大成,化作為步驟鮮明的教學內容,以動物水彩插畫做為主軸,繪製美麗的鹿、貓咪以及水母。他說,水母給予他的感覺就和社會上的人們一樣,被無形的框架限制,只能任憑著潮流飄移,無法以自身的意識前進。也許是看透了香港社會以金錢為目的的生活,比起擁有巨量的財富,皮忠似乎更在乎人們是否對一件事情懷有熱情,錢財、地位、技術都是其次。談到繪畫初學者的恐懼,他笑著說:

「不用害怕啦,因為我教那麼多次還沒有人失敗過的,感覺就會像是我拉著你的手慢慢嘗試,所以不用擔心。」

專訪插畫家皮忠

有人說,所謂的天才可以只靠著熱情就心無旁騖的前進,而凡人的前進則是看著背後的萬丈深淵不停奔馳。我想不論我們是哪一種,是凡人還是天才,若我們學會接納自己,深淵盡頭之後的那番光景必定也就在不遠之處。

如果說繪畫是一種闡述自己靈魂的方式,那麼它便是種面對自己的過程。

專訪插畫家皮忠

專訪插畫家皮忠看看皮忠的 個人網站臉書

喜歡老師筆下多彩奇幻的世界嗎?

水彩插畫師皮忠 - 鯨魚初階課正式募資囉 >> https://bit.ly/2Q90dDa

-

延伸閱讀

作者

Harmony

我以黑色為底,喜歡說故事 ,努力在社會和自己之中找到和諧。希望有朝一日可以用自身的黑襯出星空的顏色。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