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我們相信世界上充滿陰謀?疫苗、基改食物都是陰謀?

全文

陰謀論時常被認為是一種瘋狂的想法,然而當人的認知一旦形成之後,究竟還有沒有辦法聽得進新觀念呢?讓《拒絕真相的人:人們為何不相信科學?》一書,為你和你的大腦,突破框架,回應新挑戰。

陰謀是一種很神祕的東西。雖然缺乏資料佐證,但我們仍然可以說大多數人從未參與過陰謀,或甚至不認識任何一個參與過陰謀的人。就一般生活來說,就算只是要讓一群為數不多的人長時間對某些事情持相同看法、找時間聚會,然後計畫並實際執行一個秘密,光是這樣似乎就是一件非常困難的事。例如,讓一小撮人一起計畫一場驚喜的慶生宴,且要保密到家直到活動舉辦那天,光這件事就夠難了。可能有很多人多少曾經認為,父母在我們成長過程中好像一直在和我們做對,但實際上今天的父母根本沒時間或精力秘密從事這樣的事。

儘管如此,還是一直有人要我們相信這世上確實有龐大、組織嚴密且精心策劃的陰謀存在,這些陰謀之所以存在是因為有人要擴大他們的利益和影響力,並且意圖破壞我們的健康和幸福。下一章將描述到的每一個魅力領袖,都宣稱自己起碼是一種陰謀的受害者。在健康和醫療領域裡,被說成是陰謀人士的通常包括有組織的醫療機構、主流科學界和大眾健康機構與政府單位、大型藥廠以及其他公司。就算是美國全國步槍協會領袖威恩.拉皮埃爾(Wayne LaPierre)這種擁有龐大經濟資源且和槍枝製造產業關係密切的人,都說自己是左翼政治人物、媒體和聯邦政府陰謀下的受害者。他希望我們相信,那些人都蓄意反對美國人擁有憲法第二修正案所說的權利,讓善良人民置身在劫匪、武裝罪犯的險境中。

陰謀論團體領袖的說法是:「對大多數像綿羊一般順從的人民來說,大部分的陰謀論是無形的。人們的一生就像在草原上吃草的羊,從沒想過邪惡的野狼每天都在岩石後面潛伏著。因此,倡導陰謀論的領袖人物告訴我們,他們是人類生存不可或缺的一分子。雖然我們在本書常常批評科學界把一般大眾看得很愚蠢,但這些陰謀團體的領袖其實也把我們當成傻子看。

我們認為,陰謀論輕則誤導我們,重則危害我們。的確,當我們在檢視反科學人士所提的陰謀論時,會發現他們企圖警告人們不要讓孩子注射疫苗,不要吃基改食物,嚴重憂鬱時不要接受電擊痙攣休克治療法,或是要避開核能。但在這些案例中,這些陰謀論實際上是完全站不住腳的。因此,如果我們想判斷反科學人士的說法是否有誤時,可以注意他們是否正研擬秘密且組織嚴密的陰謀論,把這當作他們的假想敵,就會容易判斷許多。如果是,我們便可駁斥他們。

也許它終究只是陰謀論

就現實情況來說,我們無法接受把上述結論當成普遍規則來用,因為有些陰謀論描述的情況確實存在,且確實對人體健康有害。最讓人震驚的案例是最近一個真實的陰謀論,它說菸草公司和科學家合作,反駁吸菸會導致癌症和許多其他嚴重疾病。想像一下,假設在一九六五年,有個人不斷在廣播節目和電視脫口秀節目中堅稱尼古丁是一種非常容易讓人上癮的物質,而且抽菸是一種會讓人致命的成癮症。這人還說那 些彼此競爭的菸草公司,一同資助一群資歷出色的科學家,要科學家提倡錯誤且誤導人的科學,藉此顯示香菸對人體無害。而且,菸草公司和科學家合謀,準備運用它龐大的財務資源和科學影響力,毀掉任何膽敢提出不同看法之人的科學生涯。它們甚至四處提供高額的政治獻金(這種情況和賄賂沒什麼差別)給政府官員,誘使他們撤回對抗菸草製品的法案。

在我們評論這位想像中反菸草人士的正當性之前,我們先快速瀏覽一下其他的陰謀論。胃腸病學家安德魯.威克非(Andrew Wakefield)博士說過,兒童接種疫苗很危險,這些疫苗會導致自閉症和其他發展異常。威克非博士堅稱製造疫苗的公司彼此競爭,聯合起來資助一群資歷出色的科學家和小兒科醫生,提倡錯誤和誤導的科學,藉此顯示疫苗很安全。而且,這些製藥公司和科學家合謀,準備運用它龐大的財務資源和科學影響力,毀掉任何膽敢提出其他看法的人。此外,它們還用政治獻金賄賂政府官員和醫療界,讓他們支持疫苗計畫。

在第一個例子中,這位想像中的反菸草人士說法完全正確,而第二個威克非博士的例子則完全錯誤。菸草產業及其科學裙帶份子,無恥地模糊了菸草會使人上癮且有致命性的確鑿罪證。這個案例是人類史上在產業和科學領域裡最骯髒的一個汙點。這個陰謀延誤了大眾理解尼古丁的真相,以及政府以嚴格稅法勸阻人們購買香菸的措施;若非如此,可能會有好幾百萬因抽菸而死的人能獲得拯救。但是另一方面,威克非 博士的陰謀論則是瞎扯。已有汗牛充棟的證據顯示疫苗安全又有效,所以製藥公司根本不需從事秘密活動來推銷疫苗。醫生知道疫苗的好處有其真憑實據,而且許多和疫苗產業無商業利害關係的人,像是大眾健康官員,都非常推薦人們施打疫苗。簡言之,人們會因為抽菸而死,而許多生命卻因疫苗而獲得拯救。

但是,當我們再把這兩個案例看過一遍後,就會發現對於上述兩個案例的描述聽起來極為相似。我們把時間拉回一九六四年,當時路德.泰瑞(Luther Terry)博士發布第一份美國公衞局局長針對抽菸所提出的報告。當時全美約有一半男性和三分之一的女性都在抽菸,但這些抽菸者並沒有因為這份報告,就認為報告裡彙整的證據很實在而戒菸。事實上,美國花了好幾年的時間才讓抽菸率開始下降,而在這段期間當中 ,菸草業使出了渾身解數,以冷酷不實的資訊反制報告內容。在美國,當大眾尚未把抽菸與「駱駝牌香菸」、「萬寶路男人」以及「寶貝,妳該好好寵愛自己」這類形象聯想在一起之前,就有一些勇氣十足的人起身對抗菸草業以及他們所雇用的科學家。

這時,大眾才知道自己原來是菸草業陰謀下的受害者。只要販售菸草的利潤依然很高,這種陰謀顯然樂見人們對那些報告嗤之以鼻。納歐米.奥雷克斯(Naomi Oreskes)和艾瑞克.康威(Erik M. Conway)曾詳細說明部分受人敬重的科學家和菸草業之間驚人的合作關係,這些科學家企圖說服我們抽菸 和癌症並沒有關係。他說:數百萬頁的菸草訴訟文件顯示抽菸和癌症之間的關係。當人們懷疑抽菸和健康風險之間是否有關係時,他們知道科學家在這件事上扮演重要角色。除了律師和少部分學術界人士之外,很少有人去研究這些文件。這些文件還顯示,類似手法不僅也被用在全球暖化的議題上,還有一長串和環境與健康議題相關的事物也包括在內,例如石棉、二手菸、酸雨以及臭氧層。

直到一九七○年代初期,克里斯.慕尼(Chris Mooney)和謝麗.基爾申鮑姆(Sheril Kirshenbaum)都持續追蹤和大公司有關的可疑來源。

科學之所以受到質疑,不只是現在新流行的「質疑權威」態度,還包括人們往往有正當理由去懷疑科學。由瑞秋.卡森和拉爾夫.納德(Ralph Nader)帶頭的環境和消費者行動,讓大家明白科學不見得永遠都有益處,那些看起來很棒的技術,像是 DDT 殺蟲劑、氯氟碳化物,也可能有糟糕的隱形後果。於是,「企業科學」的說法開始出現,這種科學源自於貪婪,它沒有做好適當保護措施就逕自進行,把利益看得大眾更重要。

那麼,把這點考量進去後,我們該如何判斷泰瑞博士是對的,而威克非博士是錯的呢?在此,更重要的目標是讓非科學出身的消費者,分辨出某個名字前面冠上「博士」稱號的人是可信的,而另一個這樣的人卻在誤導我們。有些陰謀確實存在,而有些則是富有魅力且擅長操縱人心的領袖人物編造出來的,這些人把陰謀論當成工具,藉此強化他們危險的訴求。我們承認,從一開始討論這個議題,就沒辦法給大家簡單的標準以分辨對錯,很多時候只有在回頭看時,才能輕鬆看出兩者間的差異,畢竟事後一切都已經揭曉了。


資料來源:出自 《拒絕真相的人:人們為何不相信科學?》,八旗出版。


延伸閱讀

作者

讀書共和國

讀書共和國,名為「共和」,是因為主權在於全體。而共同存在之因,源自於對閱讀的信仰與堅持。我們相信,只要人類文明存在,閱讀就會存在。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