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異域混血】旅行的路上,你願意交付多少信任給陌生人?

全文

旅行是與自己對話的最好時機,而在與世界認識的過程中,又該如何將自己交付給素未謀面的的沙發主,或是完全不同國籍和語言的 Host family? 一起看看正在旅行中的專欄作者 Chihya Wang,在不同城市中,與陌生人展開的美麗奇遇。

小時候,在公園或是書店,在那些要暫時離開媽媽的場合,媽媽總會叮囑的一句話是:「記得,不要跟陌生人說話喔,小心他把你抓走。」長大後,即使明知自己已經不可能被陌生人活生生的「抓」走,但還是常常想起這句話。我把它解讀成:在還沒真正熟識一個人前,不要掏出自己所有的信任。

在獨自旅行的時候,最常面臨的卻是,青年旅館混合房裡的隨機室友、 在 Couchsurfing 網站收到的邀請訊息、街上漫遊突如其來的一聲「嗨!」,以及在夜宿機場的那些日子裡,手機、筆電已成功佔到插頭,行李也鋪成可以馬上入睡的樣子,卻想去上廁所的晚上。

一個人獨自旅行的不方便,常常來自於「交出信任」的顧慮。時常需要在心裡反覆地上演「這個人值得信任嗎?」的內心戲。尤其在治安狀況惡名昭彰的城市裡,面對迎面而來的微笑總下意識的壓緊口袋,深怕這是另外一種轉移注意力的偷竊招數。

幸運的是,在旅行的路上,我總在各個城市裡遇見美好的陌生人。

Couchsurfing 網站是我結識各地陌生人的方法,它提供了在各地人家的空房或是沙發上借宿幾晚的機會。藉著同在一個屋簷下的時光,體驗以 host 為視角的當地生活。在冰島打工換宿時,花了好一段時間瀏覽一頁又一頁的 CS profile,試圖在文字描述間找出與自己相契合的部分,寄出一封客製化的信然後等待回覆。

瀏覽各個 host 的生平事蹟是一件奇妙的事,總在這時又更加確信每個人都是世界上獨一無二的個體。我會偷偷把他們最愛的電影加進自己的待看清單,偷聽他們自己錄的音樂,或是記錄獨自從西雅圖走到紐奧良的部落格,在他們展示出的喜好裡,揣測他們在現實中的模樣。

撰寫的邀請信對我來說也是個難以言喻的過程。要在信裡揭露多少的自己,才能讓沙發主感受到你的誠意卻不透露過多的個人隱私?要用什麼樣的語氣,才能讓閱讀信件的人在心中描繪出我的輪廓,並感受到我的誠意?總是在挑選沙發主的過程及寫信的用字遣詞上一再揣摩,排除可能接觸危險的風險,也展現出誠意。

並不是每封信都會得到肯定的回覆,沙發客在挑沙發主的同時,沙發主同時也在挑沙發客,但偶爾,拒絕信裡卻藏著意外的收穫。在巴塞隆納時,有一位無法接待我的導遊沙發主,送了我一個免費的腳踏車遊巴塞隆納的行程,這是我第一次騎著助動式腳踏車「爬」上了一座山。又或者,在 CS 上收到馬德里免費 walking tour 的邀請,在導遊的帶領下品嚐了當地人的愛店。

從法國馬賽沙發主手中接過家裡鑰匙的當下,臉上鎮定地給了沙發主一個微笑,內心的小劇場卻熱烈地上演。必須懷有多大的信任,才能毫無顧忌地將家中鑰匙交給一個素昧平生的陌生人呢?

我在馬賽遇見了一個彼此最合拍的沙發主,在聊天的過程中,我們常不經意的說出一樣的話,或是對某件事情有同樣的想法。

我還記得第二天晚上回到家,打開門的第一個瞬間,她嚷嚷著說:「你昨天不是說你不懂歐洲的起司文化嗎?為了讓你體驗最道地的法國,今天晚餐是紅酒起司趴!還有昨天提到的 Fondue(火鍋)!」(Fondue 有三種吃法,油鍋煮肉、起司鍋沾麵包以及巧克力鍋沾水果,我們那天吃的是肉鍋)

那天晚上,我們一邊吃,一邊喝著紅酒聊到深夜。我很誠摯的跟她說,以後來台灣一定要換我招待她。

我一直記得某一個沙發主對我說過的:「 Couchsurfing 是連接世界旅人的一個橋樑,最美好的其實是第二次相遇。第二次見面,不再是以 host 與 surfer 的身份。而是以朋友的角色上門拜訪。」

「有些人充滿戾氣和惡意,是因為他們從未被人溫柔相待過。我相信自己能始終溫柔,因為年少時遇到了善良的人。」──《我不喜歡這世界,我只喜歡你》/喬一

第一眼看到這句話時,就覺得非常有感觸。謝謝這世界尚未結識的陌生人們對我的溫柔,他們帶給了我在各個城市裡最美好的回憶,也讓我願意將這份信任,以同樣溫柔的方式,交付給下一次旅行路上的陌生人。

作者

Chihya Wang

王芝雅:百分之百適合旅遊的體質——不暈車、不拉肚子、耐曬、耐走。 於是理直氣壯的在世界經歷一場後天異域混血的試膽大會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