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how 特派員】用人際關係帶來正面的影響力,專訪哈佛校園風雲人物 Stephen Turban

全文

【 Hahow 特派員 - 哈佛姐的不正經學術之旅】,是目前正於哈佛就讀的 Hahow 團隊夥伴,以文字記錄全美最高學術殿堂中,各種課堂上絕對學不到的事!現在讓我們一起深入校園看看這位哈佛校園風雲人物 Stephen Turban。你也許不相信,西方深邃臉孔的他,也曾經是建中的學生!

要說哈佛大學部的 "You know who",Stephen Turban 絕對榜上有名。第一眼見到 Stephen,我立即聯想到也是哈佛出身的 Mark Zuckerberg,捲曲的頭髮,咧嘴笑露出一口白牙,還有同樣帶有冒險家精神的炯炯眼眸。Stephen 不僅曾經被選為哈佛大學部的 2017 年 facebook 名人榜,參選過哈佛大學部的學生會長選舉,同時也幫美國主要的新聞網站哈芬登郵報 (Huffington Post) 撰寫專欄,今年六月還出了一本書:Your Relationship GPA,第一手分析哈佛大學生的不同成就,研究如何運用人際關係帶來正面影響力。

但你可能有所不知,Stephen 同時有個中文名字叫做唐文理,高中時期曾經到台灣當交換學生,還是建中國標舞社的社員,說得一口好中文的他,根據當年教過他的老師,也是現在哈佛大學教育學院的 Jocy 回憶:「Stephen 就是那種,在建中時期就會被叫到司令台上領獎的風雲人物,有他在的教室,總是充滿著無止盡的熱情和好奇。」(延伸閱讀:改變一生的哈佛課 — Public Narrative

從跨國際遇,學會用開闊的心胸戰勝抗拒心態

談起來到台灣的初衷,Stephen 說自己出生在美國密蘇里州的一個大學城 City of Columbia。位於美國中部的密蘇里州,有著很濃厚的「美國風情」──玉米田、牛群和一望無際的高速高路,但他所居住的大學城,相對上文化蠻多元的(pretty diverse)。

Stephen 的爸爸是大學教授,教授科目與正向心理學有關。他說道:「我的父母可以說是我見過最開明的兩個人,從我三歲起,因為爸爸工作的關係,我就跟著家人搬到香港,六歲搬到澳洲,九歲搬到新加坡。我記得剛開始到新的環境總是非常抗拒,特別是越長越大,在九歲的時候到新加坡時,其實很想念在美國的朋友和生活,但是我理解到越是抗拒,你就越無法敞開心胸去接納身邊的人,所以我覺得離開舒適圈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雖然要下定決心很難,但是我覺得我很幸運在小的時候就理解到這個道理。

在不同國家的生活環境,讓 Stephen 對於語言這項技能深深著迷,15 歲那年他向父母親表示想到哥斯大黎加學習西班牙文,於是他便在當地待了幾個月學習西班牙文。他說:「我非常喜歡深入當地學習語言的過程,透過和當地人之間的互動,你所能學習到的技能絕對超乎你的想像!雖然香港和新加坡華人很多,但我並沒有機會接觸到中文,在 17 歲那年因為得知了國際扶輪社的青少年交換計畫,加上我覺得台灣可以說是保存中華文化最完整的地方,所以就決定到台灣進行為期一年的交換。


答案有很多種可能,為什麼只有考試範圍內的單字才有正確的價值?

我好奇 Stephen 對建中的第一印象是什麼,他說真的是 Totally different! 這與他待過的美國高中截然不同,而那實在很難形容有多麼不一樣。Stephen 在美國唸的是公立高中,入學不用考試,學校採「free of resoponsibilty」模式,在高中上課跟美國大學一樣,可以選自己想上的課,沒有「班級」的概念。

到了建中,Stephen 除了對於班級的概念很不習慣之外,令他更驚訝的是,竟然全班都是男生!他說:「那時候還常常會懷疑,大家要怎麼交女朋友(大笑)!」

不過比起談戀愛,建中讓他印象最深刻的卻是教務處的阿姨們,他說:「她們真的是最好的中文老師,也是我見過這世界上最善良的人類們,我記得當時只要有空,我總會抱著中文書到教務處,她們總是不厭其煩的教我。」

當時在建中因為分班,每次考試的成績除了班內會比較之外,也會有班際間的競爭,Stephen 自然而然的被同學視為拉高全班英文平均的槍手,回憶起當初,他說:「我還記得考試當天,我是多麼自滿,宛如即將要步上必勝的戰場般意氣風發。但是當我看到考卷的那一剎那,我愣住了,當時的考題是克漏字,所以必須在給出的字首和字尾間把這次考試範圍內的單字填進去。」

對我而言,明明答案就有很多不同可能,為什麼一定是要背誦過、出現在這次考試範圍內的單字才有正確的價值?這樣又能夠測出一個人真正的英文實力嗎?這也是我對於這種考試系統的懷疑。

考試結果出來,英文是母語的他,考了全班倒數第二名。


即便是鴨子聽雷,也不能放棄督促自己進步的可能

大部分人心裡所想的美國高中生很自由,從來不補習,下了課就是運動、打球,曾在台灣與美國受教育的他談起自己的學習,說道:「讓我跟你分享我一天的作息,我從早上八點到下午三點上學,放學後固定做兩個小時的義工,回家吃晚餐,晚餐後一路唸書到半夜兩點。我另外的朋友可能是這樣子過生活的:同樣的時間在學校,放學打球打到吃晚餐,晚餐後就開始看電視。」

Stephen 接著說:「我跟我的朋友感情依然很好,雖然大家常會說學習很容易受到身邊朋友的影響,但我想,讓我持續學習的信念就是那種發自內心、對於學習的熱愛吧!即使是你很不擅長的科目,也要盡所能去證明「Yes, I can」,這也讓我回想起我在建中的日子,即便是鴨子聽雷,還是不放棄去促使自己進步,訓練自己找尋各種資源,同時堅定的往目標前進。」(延伸閱讀:讓哈佛學生為之瘋狂的一堂 CS50 課!




如果可以回到二十歲的當下,你想對當年的自己說什麼

大家都說上了哈佛就要你死我活的爭著讀書,但如果只懷抱這個想法來到這裡,那就太可惜了。想想自己活到八十歲的時候,如果有機會坐著時光機回到二十歲的當下,最想對當年的自己說什麼?Stephen 說:「我想絕對不是當年 GPA 太低的事!哈佛大學從 1938 年起做了一個研究,對 268 位哈佛大學的畢業生從大二起的人生記錄,這 268 位學生中,有些人成為非常成功的人物,其中包括美國前總統約翰甘迺迪先生,但是其中也有許多哈佛畢業生走上反方向的路,他們很早就過世,離了婚,甚至沈迷於酒精和毒品。」

「良好的人際關係」是影響一個人長壽、健康或是快樂與否的要件之一

同樣都是哈佛學生,為什麼會天壤之別的差異?研究結果發現「良好的人際關係」是影響一個人長壽、健康或是快樂與否的要件之一。Stephen 說:「也許我們該忘掉的,都是成績單上 GPA 所定義那個的自己,所以,還在一個人吃午餐,或是成天埋首書堆中嗎?試著建立人際關係的 GPA 吧!」

Stephen 認為,在哈佛最大的資產就是他所認識的人們,許多優秀、同時也極度認真的人們,他說起自己的兩個室友:「一個是電腦科學的奇才,一個是非常有想法的穆斯林女性,跟他們一起共度的生活經驗,給了我很深的啟發。同時,我也和朋友共同創辦了「Franklin Fellowship」,比起圍繞在酒精上的派對,和只有 ”How are you doing?” 的對話,我們開始了定期的晚餐聚會,透過共同料理食物、透過分享彼此的生活,讓我得以和我珍惜的人相處的美好時光。讓我印象最深刻的一次,是我邀請我的父母參加這場晚餐聚會,當我親眼看到我的朋友和我的家人之間的互動,那蘊藏其中的親密、溫暖和信賴,真的很難形容有多麼的奧妙。」



改變根深蒂固的積習,你必須勇敢的離開舒適圈

提起台灣學生在國際舞台上的優劣勢, Stephen 說台灣人應該是他見過對於外來文化接受度最高的國家,同時也對於不同文化的適應性也很高。但是同時,不只是台灣人,普遍大家都習慣性待在自己的舒適圈。勇於跨出第一步非常困難,但也事關重要,如果永遠停滯不前,是無法發掘到這個世界的奇妙之處的。Stephen 說:「從我的觀察出發,我希望台灣的學生能夠善用自己對於不同文化的包容性,同時也把握機會到不同的國家、不同的生活環境見識,唯有當你遠離家鄉、離開舒適圈的時候,你才最有機會去改變那些你認為根深蒂固的積習。」(延伸閱讀:不只畢業生,每一位還在人生中學習的你都該知道的事

和 Stephen 見面的這天,正好是他的 23 歲生日,很難想像才 23 歲的他已經有如此豐富的閱歷,和 Stephen 談話的同時,他時不時的拿起手中的 moleskin 筆記本,記錄下他的任何想法、to do list,還有今天所見到的人名。當我問起他的生日願望,他歪著頭想了想說:「與其在履歷表上多加上一兩行經歷,我更想探索的是未來的我會是什麼樣的人,影響我很深的一句話,來自於比爾蓋茲在 2007 年畢業典禮上的致詞

你被給予得愈多,加諸在你身上的期望也就愈高

From those to whom much is given, much is expected.

比爾蓋茲說自己花了三十年才體認到這個世界上有這麼多的不平等,身為哈佛的學生,Stephen 認為:「我們擁有比別人更多的機會和優勢,但同時我們也有責任對社會做出正面的貢獻,即使是遠在地球另一端和你毫無關係的人。我固然期待我的哈佛經驗會帶領我到新的環境,但我也希望自己能夠珍惜人與人之間的緊密連結、更能夠為他人設想,擁有一顆溫暖的同理心。

還記得我的美國朋友曾經跟我說過,在哈佛的日子必須要完成一道多選題,在睡眠、學業和 party 三者中,你永遠只能選擇兩項。和 Stephen 聊完後,我在自己的 to do list 寫下新的一行:勇敢的跨出舒適圈,遇見不同的人,聽不同的故事,用眼睛、用耳朵、用文字去感受這段飽滿且充實的旅程。





- -

本文經授權轉載於 換日線 Crossing

關聯閱讀

  1. 國際觀不是記住每個國家的刻板印象──交談別停留於「喜不喜歡臭豆腐?」
  2. 嘲諷、奚落、與家鄉越來越遠──是誰,讓留學生們開始「報喜不報憂」?
  3. 除了專業、除了SOP,我們還剩下甚麼?

作者

Alice Yang

堅信教與學的碰撞帶給人的力量。大學學政治,到日本求學和工作學工廠管理和採購,異文化經驗讓她對於學習從不自我設限!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