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顏奇藥局—濃縮了世界的顏色之後

全文

如果你也對色彩感到迷戀,那你必會愛上這種具流動與透明感的藝術,在創作之中看見不一樣的風景,歡迎光臨顏奇藥局。

這個世界上,究竟有多少種顏色是值得被記憶的?

打從出生的那一剎那,接納光芒的那一刻起,我們自身透明純淨的心思也就開始映出了世界各式各樣的色彩,亦如一塊透明富有顏色的玻璃,玻璃的質感與鏡子相似,卻帶著本質上的差異。

顏奇藥局玻璃與鏡子

鏡子是一種反射自身存在的事物,即便左右顛倒,樣貌以及故事是不會變的,鏡子接納了什麼,就只能是什麼;相較之下玻璃就值得玩味多了,它會依照光芒的不同以及自身顏色的差異,在不同角度的照耀下,映出不一樣色澤的影子,雖然它不一定浩瀚巨大,有些卻能蘊含整個夏天的蟬響,藏下整個宇宙的光澤。三島由紀夫曾在短篇《寫詩的少年》中描繪到,即便是透明的玻璃切面亦為翠綠,就如少女的眸子雖清澈卻也蘊含激情,樹脂藝術也是這般的東西,運用雙手將透明的原料一層一層堆疊染色,賦予它綺麗的情緒,最後濃縮成夢幻縹緲的記憶。

歡迎光臨顏奇藥局

「顏奇」直譯為「奇怪的臉」,創設此品牌的設計師李彥青表示,這名字發想的很早,因為年輕的自己總是有那麼點與眾不同、格格不入,就像是與身邊的人有著不一樣的面貌一般,即便現在已經圓滑許多,還是會帶點放蕩不羈、批判的本質。

至於「藥局」的由來則來自於李彥青喜歡這個辭彙所給人的空間聯想:「我心中的藥局就像是科幻電影中,從貨架物品到室內裝潢,再至戴著墨鏡的白袍藥師,一切都一應俱全地閃著彩紅油漬光芒。」他期盼來者能夠透過這個意象跳脫這個意象,感受到理性為主的這個時代,以巫術療癒永遠無法完美的心靈與肉體。

顏奇藥局樹脂藝術製作

李彥青大學就讀服裝設計科系,但並沒有在相關產業久待,他說自己喜歡閱讀,從服裝助理離職之後便擔任書店店員長達了五年之久,在這段期間的閒暇之餘,他會書寫一些心情雜記以及拍攝一些攝影的作品,也是因為如此,顏奇藥局最一開始的商品是攝影文字明信片。

在一次偶然的市集展出經驗之中,李彥青發現了自己能夠以作品做為媒介與人交流,於是他開始思考有什麼樣的方式能夠讓自己的想法更加容易表達,後來他與黃子欽保麗膠的作品相遇,對於他以透明樹脂保存人們的回憶溫度深感興趣,便開始摸索樹脂究竟能替他說出什麼樣的故事。

鐵皮屋下絢爛的夢

顏奇藥局最初的工作室是在炎熱的自家頂樓鐵皮屋頂之下,由於悶熱且沒有空調,因此李彥青總是趁著下班之餘的夜晚,獨自在上頭鑽研各種不同的樹脂調配方式以及做法。從一開始的一無所知到熟能生巧,網路上的資源他一件一件的慢慢摸索,慢慢的嘗試,除此之外,李彥青也會透過大師的作品來調整自己的創作,從 Peter Alexander 樹脂藝術中找尋絕對的簡潔與具體,在攝影師 Daisuke Yokota 的作品裡看見細膩的粗礪質感與隨機的時空氛圍,透過大衛林區的電影闡述潛意識情緒的表達,而在經營這個品牌的過程之中,為了維持整體的世界觀,他對於自我本質的專注也大幅提升了。

「只寫字的時期,有時會覺得自己就是個容器,要是什麼都可以,但逐漸的也會懷疑自己並不知道自己究竟是什麼。」

除了擔任書店店員,李彥青也曾在服裝設計助理、咖啡館職員、平面美編、廣告文案、活動企劃等各式職業中流浪,藉由體會各行各業不同的工作內容,累積出了自己的個性以及極限所在,而這些生活上的經驗也影響著他的創作風格,從一開始偏重於敘事到現在的抽象靜謐,以簡約的幾何線條輔襯純粹色澤取代了照片、設計圖片以及文字的應用,其作品閱讀的面向也更加廣闊豐富。

漂泊於永恆不變之前

「目前還沒找到自己最喜歡的作品,剛完成的時候都會非常喜歡,但很快又會陷入自我懷疑的情緒,如果有做出自己很滿意的色彩,大概就是在向 Peter Alexander 致敬了。」彷彿至今完成的作品都是在為了未來做準備,李彥青的作品依然帶著不確定的實驗風格,而這也與他自身的人生理念有所相關,運用樹脂的「流動性」以及「透明性」,李彥青將他對於生命的「不確定」化為一種彷似信仰的基調,他說,一切事物包括時間、自己,我們不會擁有也不會失去,物質與意識永遠擁有改變的意志。

顏奇藥局樹脂作品

李彥青十分著重於自己作品是否能夠表達出自己想法以及個性,希望讓自己的作品有著高度的鑑別度以及獨特性,除此之外他也會思考實用以及流行這兩個面向來符合市場的需求:「結合人們的需求加上自己的品味來完成一件作品,以及單純表達自己的純創作是兩種不同的快樂,我都滿喜歡的。」

雖然顏奇藥局目前販售的多為樹脂工藝,但對於李彥青來說,寫作在他的人生當中仍大於製作物品的重要性。相較於簡潔抽象的樹脂類型作品,在文字方面他更喜歡描述精細、旨意曲折的書籍,就像是要填補自己兩種不同知覺的渴望,同時進行寫作以及製作物品這兩種不一樣的「焦慮與孤獨的排毒活動」才能讓他達到一種生命的平衡。

「我不太會為作品寫類似商品文案的內容,我對多餘的語言有點潔癖。但會在自己可接受的範圍內,將這兩種創作一起呈現。」

藝術家與設計師

顏奇藥局設計師

專訪的過程中,李彥青表示自己其實是一個矛盾的實際派虛無主義者,也許真實的個性比較偏向藝術家,但還是希望能擁有一個類似設計師的角色指派工作給自己。開設顏奇藥局對他來說最大的影響也是如此,藉由這個品牌讓自身實際一點,在各種現實面的細節中找到自己能夠解決的辦法,為自己選擇的生活方式負責。

「以一個沒用的人的身分做一些大概有用的事。」

或許是讓人面對自身生命中的不確定性或是接受自己所帶有的顏色,顏奇藥局的確不是一間能夠治療實際病痛的診療所或是藥妝店,但亦如卡爾維諾所言:「看不見的風景決定了看得見的風景。」在漫長的遺忘之路當中漂泊,你知道你的生命中,究竟有多少種顏色是值得被記憶的嗎?

如果想看見不一樣的色彩,那麼,歡迎光臨顏奇藥局。

後記:

第一次遇見顏奇藥局的作品是在 Pinkoi 的市集,在陽光下的樹脂作品閃著夢幻,如同《攻殼機動隊》電影中大量運用的霓虹、虛幻之色彩,又像教堂的玻璃窗花,在光芒之下折出了曖昧模糊的影子,對於喜歡透明事物的我來說就像是濃縮了整個世界的秘密一般美好。

這次很慶幸能夠進到顏奇藥局的工作室與他進行專訪,和他的作品一樣,他本身也是一個透明卻帶著迷幻顏色的創作者,喜歡具有不確定性的挑戰,在工作室中也放置了很多還未販售的實驗性作品,如果在文創市集遇見他,可以停下來聊聊,會有很特別有趣的收穫喔。

--

延伸閱讀

作者

Harmony

我以黑色為底,喜歡說故事 ,努力在社會和自己之中找到和諧。希望有朝一日可以用自身的黑襯出星空的顏色。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