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用偵探社-不是無用,只是你不知道如何使用

0

全文

你有挖掘真相的偵探能力嗎?這是一間不一定可以幫客戶解決問題的偵探社,但專門研究生活中各種現象,他們的產品,提供一個不同的角度,讓人重新審視舊有的問題。好像有點詭譎?歡迎光臨,無用偵探社。

它並非坐落於貝克街 221 號 B ,裡面沒有沉睡的小五郎,沒有唯一的一個真相,這裡不存在委託者,沒有兇殺案,沒有政治家的勾心鬥角,只有你。

沒錯,你就是那個偵探。

無用之用是為大用

無用偵探社圖片來源:無用偵探社

「所以它能幫我解決什麼樣的問題?」

大多數的人們總會對於物品抱有的期待,希望它們能讓我們的生活變得更加便利美好。然而無用偵探社卻走了一條與人們往昔所知的「偵探社」截然不同的選擇。

這個神祕的偵探社默默地隱身在寶藏巖的一隅,裡頭展示的東西雖然不以實用作為賣點,卻能讓觸碰它、聆聽它的顧客們得以從不同的角度看待自己原有的生活。

這裡的「偵探」指的是就是使用者,讓他們成為自己的偵探,去觀察自已的生活是如何被勾勒成風景的。

跳脫傳統的框架,藝術家鄭以琳獨自一人打造了整個無用偵探社。從設計一個簡潔卻不失事務所風格的 logo 到那些大大小小的裝潢、產品的布置、粉絲專頁的文案、攝影等等,她一件一件的孕育,一件又一件的使其放置在最為恰當的位置。被問到這樣會不會很辛苦,她笑笑的說:「這樣也好,就不需要跟人開會了。」遠離了口水戰爭的辯駁,這一片淨土讓她的汗水澆灌得非常值得。

無用偵探社-水洗牛皮紙圖片來源:無用偵探社

「每一件物件被創造出來都有他的目的,就像是每個人的誕生。」鄭以琳表示,其實世界上並不會存在真正無用的東西,表面上無用的,還是會在其他方面擁有用處,只是你還沒有發現他的用途,並非所有的東西都得找到一個什麼。因此她想提供別人一個尋找「用途」的媒介,一個轉換心情的空間。無用偵探社就像是一個屬於她的舞台,讓她能將話語寄託在每一件物品身上,傳達給別人。

在寶藏巖上的偵探社

至於選擇在寶藏巖駐村的原因來自於它身為國際藝術村的成熟、妥善的空間規劃以及每年所舉辦的年會活動,例如每年兩次的 open studio (開放工作室聯合活動),就會開放駐村藝術家們的工作室以供參觀,讓旅者可以與藝術家們近距離的互動,並更加了解藝術家們所思索想的。

當然一開始也並非一帆風順,在這麼多藝術家群聚的場所,尋找自己的定位便是一件十分重要的事情,最後,鄭以琳決定要用最無拘無束的方式來面對自己,將無用偵探社含括空間藝術、展覽、工作坊、產品設計等多個面向,自己工作的內容也就可以隨著心思的遷移而改變,即便偵探社內的空間不算太大,但可以擁有創作的自由勝過一切。

充斥著歷史的痕跡、緩漫的步調,無用偵探社的商品也承襲了寶藏巖獨樹一格的風味,無論是欣賞或是使用,每一件商品都能與創作者有所互動。鄭以琳刻意的將自己的作品與市面上販賣的器物有所區隔,這些商品不是用來解決任何問題,還可能產生一些問題,例如不智慧生活練習就是她對於現代人的健康,以及智慧生活的電子產品的盛行所進行的反思進而誕生的作品。

讓顧客也成為創作者

無用偵探社-水泥工作坊圖片來源:無用偵探社

鄭以琳的每一項商品設計都很注重在與顧客的連結,談到如何把體驗放在產品之中,她說重點是給他們一點想像力,利用放置的方式、文字的敘述,或是社群媒體當中照片呈現的方式,讓他們從一件簡單的作品延伸至自己本身,甚至讓自己也成為了設計者。無用偵探社其中一項商品-水洗牛皮紙零錢包便是一個很好的例子,水洗牛皮紙的紋路會隨著時間改變,使用者使用它的方式也會刻畫出不一樣的花紋,進而讓使用者也能塑造出自己的產品。

從開始駐村到現在,無用偵探社已在寶藏巖經歷了的一段不算短的時間,下一步要前往哪裡?注重當下的鄭以琳表示現在只想珍惜此刻,至於未來的事情,未來會告訴她。

-

延伸閱讀

作者

Harmony

我以黑色為底,喜歡說故事 ,努力在社會和自己之中找到和諧。希望有朝一日可以用自身的黑襯出星空的顏色。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