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影像創作者張簡長倫(上):攝影,讓我在汪洋中找到一個出口

全文

你生活中的浮木是什麼呢?身為影像創作者,張簡長倫說幸好自己還有「攝影」這塊浮木,讓他即便身處黑暗之中,也能發現微光的存在。

我曾以為攝影能夠凍結時間,但開始拍照以後,才發現其實我記錄的是當下的情感,每當我拿起以前的照片,時光就像倒流一般,過往的點點滴滴漸漸地浮現在眼前,就像證明我們曾經在那個時空中存在過。攝影,其實是讓時間軸變得更加熱絡,讓我們能夠透過觀看照片的方式回顧過去,所以影像的重點不在於漂亮與否、技法多強,而是它背後所蘊藏的意義。

好的影像就是要能感動別人,在感動別人之前要先感動自己。

對張簡長倫來說,影像就像是一個承載訊息的媒介。假設這個媒介是一個杯子,今天若想跟情人吃一頓浪漫的燭光晚餐,你可能會想倒杯紅酒,和對方一起享受微醺的氛圍,而這個杯子就要是優雅的高腳杯才會適合;若平常和好友碰面聊天,可能會想去附近的熱炒店,這時只需要一個平口杯,裝些冰塊、倒些果汁或啤酒,感覺就很棒。「裝的內容物」和「容器的樣貌」彼此要相符合,攝影也是一樣,不管是什麼領域,想要塑造什麼樣的理念傳遞給觀賞的人,影像內容就要符合它的情境設定,才不會讓觀賞者有「出戲」的感受。

Hahow 專訪張簡長倫

最重要的是,你拍到的東西到底對你的意義是什麼?只要有達到那個意義或是那個目的,就是好的影像。

剛開始接觸攝影時,他喜歡拍一些開心、溫暖的照片,尤其是人們的笑容。對他來說--人像,是拍想再見到的人;風景,是拍想再去的地方。唯有明白每次按下快門的緣由,影像才有意義。「我對親情、友情、還有生活中的記憶,很珍惜又很怕失去。每次按下快門其實都是在記錄我當下的情緒,或是我想要保留下來的人、地方的樣子,只要我的訊息能夠傳遞出去就覺得這是張好的影像。」

越是深沉的夜晚,星光越是閃耀

張簡長倫從小就是個感性的憂鬱小生,只是大學因為時常登山、跑活動,導致那樣的情緒沒有被釋放出來。升上碩班以後,因為各種身心靈的折磨,又接連面臨重要的朋友、家人去世,被壓抑的情緒就湧現出來了。從那時起,照片的風格開始有了很大轉變。

其實他從小就有高眼壓的問題,大概三、四年前去醫院檢查飛蚊症,當時醫生說:「你的視網膜已經破洞,而且這個洞不小,隔天就過來打雷射。」然而視網膜破裂是不能修補的,只能利用雷射讓它結疤,減緩掉下來的速度,所以眼睛的狀況只會越來越糟。從那之後,因為白天畏光,讓他的生理和心理狀態都比較適合在夜間工作,於是就有了一系列在黑暗中的照片。

Hahow 專訪張簡長倫

「面對生活周遭的現實,以生命的長度去體驗,去進行精準的概念剖析,再經由影像創作來做自我概念的傳達。」--李旭彬

仔細觀察作品會發現,黑暗中都還是有微光存在,對於那時候的張簡長倫來說,攝影就像是他的浮木,而他只能緊抓著不放。「那段時間我過得很痛苦,我很想畢業,但論文還沒寫完,那個過程就像是在經歷一段隧道,你看到遠方有一點明亮,你知道撐過之後就可以看到原本的世界,所以哪怕是連滾帶爬都要爬過去。而那原本的世界就是台北,我那時很想回家,一度想休學,不管是課業上的壓力,或是各種心理上的狀況,讓我一直不能確定能不能念得完。」後來他撐過去了,然而那段辛苦的過程很少有人能夠感同身受,唯有透過他的影像作品才能略窺一二。

Hahow 專訪張簡長倫

聽著他的故事,我突然想起了陳綺貞的《52 赫茲》:「......沒有人聽見/我在唱著/生命的寂寞」,這首歌的故事來自於一條鯨魚,鯨魚是群居的動物,他們以聲納的方式進行溝通,一般頻率大約介在 10~39 赫茲之間,然而這條鯨魚所發出的頻率卻和其他鯨魚都不一樣,在大海裡成為獨特卻孤單的存在,沒有人能理解他的孤獨,就如同張簡長倫所經歷的,那難受的滋味也只有他自己最了解。

那時的我就像在汪洋中漂流,卻始終找不到一個出口。幸好,我還有「攝影」這塊浮木。

「後來經由個展、攝影集,或是其他管道知道我之後,大家都會說我最喜歡你這個時期的照片,但只有我自己明白那個當下是我最痛苦的時候。」就如同許多藝術家一樣,越是痛苦,創作的能量就越大。「我也是在那段時間體悟到這件事,當你過得太舒適、安逸,真的就是沒有創作的來源,這是很一體兩面的事,你會希望自己不要過得那麼痛苦,但又希望創作出好東西。現在看來那段時間對我來說是很珍貴的,但我不會想再經歷一次,同樣的東西現在我拍不出來。」

即便是難過、悲傷的事,在未來也可能是一種祝福

2013 年他開始做創作,當時拍攝的《霧林計畫》在隔年得了 PX3 跟 IPA 兩個比賽的獎項,隨後在台南辦了個展,然後出書,今年轉移到拍片......看似有計畫性地每年一個目標,但其實他一開始的初衷並非如此。

Hahow 專訪張簡長倫

由於眼睛的狀況,讓他意識到自己的健康狀況已經比別人提早在走下坡,他不知道眼睛何時會看不見,知道自己沒有時間可以浪費,因此格外珍惜、懂得把握有限的時間,把想做的事都做完,然後去看更多想看的風景。「我都會把接下來的每一年當作我最後一年,然後問自己如果明年就看不到了,那這一年想做些什麼?還有什麼事沒做我會後悔?每年我都會這樣問自己,不知不覺就往自己想要的方向推進一點點。」視力受損並沒有對他造成阻礙,反而提供了一些前進的動力。

「當我們遇到挫折、心情不好的時候,如果可以再往前一步,或許會發現光源就在不遠處。」--永瀨正敏

Hahow 專訪張簡長倫

人生中難免遇到大大小小的難關,若選擇自暴自棄,那麼將停留在原地,再也看不到未曾探索過的風景;若能挺過,就有機會打破固有的僵局,開啟全新的故事篇章。

面對意外降臨,張簡長倫並沒有選擇逃避,反而是以積極正面的態度去看待,也因此創作出讓人印象深刻的作品。這也讓我了解到,一張照片從來就不只是一幅影像,它可能是某人生命裡的一段故事,甚至是蘊藏了攝影師的一克靈魂。若我們在欣賞影像作品時,能與它產生共鳴,就像和攝影師在不同的時空中有了交會,部分重疊了某些經歷,而經由影像重新詮釋後,賦予這些經歷全新的意義,找到了生命中的另一個出口。

看看張簡長倫的粉絲專頁 》Robert Chang Chien

攝影創作-調出電影感的色彩》https://goo.gl/uXG184

--

延伸閱讀

作者

黃羽萍

喜歡寫字、拍照、聽故事,相信文字和影像能夠帶給人正面的能量。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