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陳星合:只要夠堅定自己喜歡的事,為什麼要害怕無法生存?

0

全文

曾經當過太陽馬戲團團員的台灣人屈指可數,至今共七人拿到太陽馬戲團表演者工作合約,專精於水晶球的陳星合便是其中之一。聽起來很荒唐、不符合社會期待的夢想——加入太陽馬戲團,陳星合用他的熱情與毅力證明了是可以實現的。

有很多人成功達成自己的夢想之後,便會從此停止成長的步伐、不再創新突破,但陳星合並不如此,他帶著他一路以來的經驗,希望可以完成更大的夢想,從衛武營馬戲平台作為他從表演者到策展人的轉捩,他決心要讓台灣可以成為亞洲馬戲中心!在這樣的想法背後,存在了許多他對於教育體制的思考,他想要喚醒大家:「嘿!不要再當體制下執行命令的機器人了!」

跟別人互動交流,你才會知道這個世界有多大

來到陳星合家中訪問的這天,參加過眾多國內外馬戲活動的陳星合,在桌子上擺滿了相關的書籍、宣傳品、相片等資料與我們分享。他首先談起了在太陽馬戲團以及歐洲雜耍大會的經驗,很多人會問陳星合說在太陽馬戲團裡面學到了些什麼?他認為,在太陽馬戲團裡面每個人都是來自於不同的領域,但是他們都可以和諧的交流。在歐洲雜耍大會中更是如此,參加的人即使有金氏世界紀錄保持人、業餘的人、菜鳥的人,但他們都是很平等地在交流。

在歐洲雜耍大會中,任何人都可以在那裡得到他想要的,專業的人可以去交流、去進修,而完全都不會的人,可以住在那裡搭帳篷,隨時有表演可以看、有工作坊可以參與,大家不斷地分享交流,那是一個互相幫忙、沒有利益衝突的環境。

這樣平等交流的感覺,在台灣的環境中卻很少出現。陳星合以自己為例:「我們會在意於我們自己的實力程度、自己曾經是去過太陽馬戲團表演的人,不過一看到那些是真心在玩雜耍的人時,就會發現自己不再是像他們一樣只專心在玩雜耍而已,而是變得開始想如何經營自己的名聲,面對雜耍的心態也就會有所改變。」之所以無法有平等交流的感覺,陳星合認為是因為大家都太住在自己的城堡裡,覺得自己很厲害的同時,卻也畏懼與他人交流,因為害怕交流會使得別人學走了自己的技巧,影響到辛苦建立的地位。

陳星合覺得:「如果真的要進步、要成長,只有跟別人聊天、與他人建立互動,才會看見這個世界有多麼大,還有多少不認識的事情。」

我們小時候在玩的時候都像是藝術家一樣,但長大後呢?

聊到學習,陳星合認為若人有時候會對教育制度產生不滿,是因為我們都是有自學能力的人,可是卻容易在這樣的環境中忘卻這樣的能力,被填鴨成執行命令的機器人。因此,陳星合參加各種活動,甚至是他現在正在做的事情有一部分便是想要喚醒大家,告訴每個人:「你可以為你自己做一點事情、可以去參加活動、或是去學新的東西。」 他認為像是 Hahow 這樣的平台,能夠讓大家更輕易的學習,同時也讓大家了解到,原來自己也有機會可以當老師。

我問陳星合為什麼會覺得教育容易讓人成了機器人?他談起他自己的經歷,他說,他十歲時就被丟到學校裡面學傳統戲曲,他認為被丟在學校裡面,某種程度是種「你要聽話、要乖,要跟其他人都一樣」的無形枷鎖。

陳星合說:「小時候在玩樂,都像個藝術家一樣,但沒想到我去念藝術學校時,卻被訓練成要當一個機器人。」他被訓練成要聽話,但是自己是誰,卻越來越不重要了,不僅是戲曲的環境,他說,或許大部份的學校都可能有類似的情形。

有打從心底很喜歡的事,就去完成吧

在傳統的戲曲環境裡面,術科表現不好,等於這輩子就失敗了。然而,陳星合因緣際會的,從玩滑板的過程中替自己找到了新的寄託,他只要遇到滑板就變得瘋狂,願意自己買書、看錄影帶來學習,還自己用了電話卡做成滑板。為了想要玩滑板,即便是住在學校,他也為了能夠練習而想盡辦法,在頂樓打造了個可以玩滑板的地方。陳星合說:「想到什麼就把它弄出來,就是這樣子!

因為玩滑板的經歷,讓陳星合燃起自信,開始修起表演藝術概論課程,從音樂劇、現代舞、甚至馬戲等等開始逐步瞭解。這些種種,便讓他對馬戲產生興趣、實際去觀賞演出。他發自內心的,認為馬戲很棒,也因此開啟了努力探索與練習的生活。

即使教育環境限制了你,你還是可以自學到完成夢想

即便馬戲讓陳星合確定了目標,但他更希望能夠找到合適的環境學自己想學的東西,小時候,他所處的環境是有門派之別的,一旦不是隸屬於該門派的內容便不得其門而入,陳星合說:「這是個很奇怪的現象!為什麼想學習的慾望應該受到這樣的規範而被限制住?所以我就開始自學。」他開始自學之後,不放過每一個向表演者請教的機會,有厲害的外國人來台灣表演,他也一定會去找他們,跟他們互動交流。

聊起自學過程中的經驗,陳星合說一般人欣賞馬戲的表演,通常是以技術展現為主的表現型態,少有以人為主的表現手法,而他卻在某一次法國當代的馬戲表演中,看見了以敘事型態傳遞訊息的演出形式,他當下便覺得,一定要認識這個外籍表演者才行,因此他主動邀請了對方,並成為這位表演者在台北的導遊。

這是陳星合的自學方式,即使教育的環境讓前進的道路受到許多阻礙,但他並沒有因此放棄馬戲,反而更熱忱主動地把握每個能夠學習的機會,從滑板到雜耍,最終能夠參加太陽馬戲團的甄選,進入其中。

除了技術以外,更重要的是作品因「你」而有了靈魂

陳星合說,其實他有許多法國朋友是不喜歡太陽馬戲團的,而這一點也是他近年的體悟。他說,對許多人而言,太陽馬戲團像是至高無上的頂端,然而,最厲害的地方同時也有可能成為被討厭的地方。太陽馬戲團,就像變魔術一樣,讓過去無法被量化的表演藝術,成為像是星巴克、麥當勞一樣的生產工廠;換句話說,對很多人而言,太陽馬戲團的表演者換誰來演可能都一樣,而許多歐洲人想看到的,卻是有靈魂的作品,因為不同的表演者而擁有不同的詮釋靈魂。

表演若要表現精準和零失誤,大量練習便可行;而若是需要豐富的創新、創意展現於表演之中,就得需要真正思考;這也是陳星合大量透過演講、馬戲平台等活動想要分享給所有人的,他希望讓人真正看見馬戲,瞭解馬戲不只能展現力與美或是挑戰極限,馬戲,就像其他藝術形式一樣,能夠讓人產生思考。

不要害怕想法和別人不一樣,你可以有你自己的詮釋

身處在這個社會中,每個人難免害怕與眾不同,或害怕與多數人產生相左的意見,陳星合也曾如此,他說過去自己看表演的時候,甚至認為內心的想法若跟文宣上寫的一樣,那就對了!而現在的他說:「比起跟別人一樣,我們更應該想的是『我是這麼想的,而你呢?』你看見了馬戲平台的表演,那你的詮釋是什麼?每個人都應該要有自己能夠詮釋的空間。

在某次參觀了柬埔寨的馬戲學校之後,陳星合看見當地的表演者因為馬戲而找到生存的方式,反思在台灣的我們該如何累積自我實踐的能力,為了生存,進入學校學習是唯一的選擇嗎?

陳星合認為:「雖然我也在學校教課,但是學校僵化的體制很難動搖,所以我們一有機會就在外面做工作坊、藝術節。找這些不同的人來,讓大家知道不是只有學校這條路可以走,我們都還有更多可能性,這也是和 Hahow 在做的事情有關。」

一路走來,陳星合曾在教育體制中當一個乖巧聽話的學生,也完成了看似遙不可及的夢想,隨著太陽馬戲團演出。在這過程中,或許體制使得人們常常朝著相似的樣貌成長,而讓人不敢尋找自己真正想要做什麼,然而,或許藉著陳星合的故事,有一天你也可以真的勇敢嘗試任何事情,找出內心所愛。不要害怕自己的不一樣,因為在你我之中每個人都有無限的可能!(延伸閱讀:【專訪】楊元慶:要相信自己正在做的事情是有魔力的

作者

黃浩珉

是個不被現實主義擊敗,從小至今就信仰樂觀的人。喜歡的事很多,樂於嘗試未知。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