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umans of Hahow】每個人都可以是老師,也都是學生

全文

大家都開玩笑地叫 Alice「哈佛姐」,一來是她的年紀真的比我們大一些(喂),二來是把對她的佩服都濃縮在這三個字中了。對她來說,學習不該只是侷限於書本,而是更生活、更開闊的。向別人請教如何寫程式、修圖可以是一種學習;一起討論電影裡的劇情,或是一場展覽的心得又何嘗不是另一種學習呢?

與 Alice 訪談的過程非常充實。她像一座寶庫,不僅有問必答,還能侃侃而談地表達自己的見解,而我們就這樣不斷地從她身上挖掘驚奇。她是那種,當被問到「什麼是樹」,會從樹葉的紋路、樹幹的粗細進而到樹木品種......這樣廣泛而仔細地回答。好像光聽她的描繪,眼前就能自動開展出一片森林;問河能談及海洋、問台北市卻告訴我整個台灣,這樣充實豐富的人。

Alice 總是沒有猶豫地說出想法,好像沒有一個問題難的倒她。但是當我們聊到現在台灣的教育時,她回答「我覺得我還在一個探索的階段,我還不知道怎麼樣才是最好的方式」。訪談中少有的不確定,卻是最打動我的一句話。

即便是回答「不知道」,仍絲毫不減語氣中的自信。因為不知道,才是持續探索、持續學習的原因。

為什麼想要去哈佛唸 Education Technology 呢?

Alice:當初想要唸 Education Technology 的原因,並不是只想聚焦在教育。我覺得反而是科技可以幫人解決問題。因為之前的工作在日本,是機器人工程(Robotics)相關的公司,在工作中就發現利用科技的力量其實可以幫助很多人。

所以我認為運用科技也可以解決教育的問題。我的意思並不是說,因為要解決教育的問題,所以就用科技。應該這麼說,科技可以幫助很多不同的事情,而教育剛好是一個我很有興趣的方向

是什麼原因讓你對教育那麼感興趣呢?

Alice:從以前到現在我都是大家眼中的好學生,考試都考一百分那種,還一度覺得自己沒有專長,只會考試。但是抱著「我要得到好分數,所以才要學習」的心態,我並沒有真的發展出一個培養學習的能力,而且這個學習動機並不是內化的。

我家是開補習班的,所以我一直以來都是老師。在實體的教學環境我常會感到疑惑,那些學生是真的想要唸書、考試嗎?有時候會很挫折,覺得他們找不到自己想要的方向,可能認為考個第一名就ok了,以後就跟我一樣一路唸書。那麼那些成績不好的人呢?他們到底有沒有一個能夠適性發展的平台?

當初怎麼在完全不會日文的情況下就去了日本?(真的非常勇敢)

Alice:我的個性本來就是會逼自己走出舒適圈的。像我去日本唸書也是一個例子,在台大上完半學期的日文課就去了。為什麼要去?因為我不會講日文啊!就是因為不會才要去。如果都會了,我就不想去了。去日本之後的工作也是從零開始,慢慢地在碰撞之中學習。

起初非常痛苦,我身邊的人都是日本人,而他們這輩子好像不知道外國人是什麼,是非常傳統的民族。雖然如此,我還是不得不培養一些技能,從不停地模仿別人開始,找一些值得效法的對象跟他們學習。所以我覺得學習不一定要從書上,可以多問身邊的人,有時候從他們身上得到的資訊是更多的。

關於學生如何探索自己或找未來,你有什麼建議或想法嗎?

Alice:我覺得探索自己有一個滿重要的概念,就是「社群」。他們需要有一個 mentor,一個正向的團體,還要有連結才會讓他們覺得這是一條正確的路。

身為一個老師和一個教育者,我認為老師也同樣需要被教育─老師必須知道如何正確地教導人。所以老師之間也要有一個更健康的、能夠意見交換的團體。在台灣,老師好像都是各自的個體,但彼此之間其實應該要有正向的交流,透過這種社群的力量,才會知道共同遇到哪些問題,要如何解決。

你認為對於學生而言怎樣才算是一個好老師?

Alice:我覺得一個好的老師要能夠啟發別人。不只是知識或是技巧。而是必須要讓學生知道你教的,或者他們應該要知道的,其實是遠超過現在這條界線的。要讓他們一直想要自我探索,而不只是完成你的要求。因為人會經由跟老師學習的過程中,進一步發現自己的不足。就像有時候我跟一些厲害的人聊天時,會發現原來我自己這麼多不夠的地方啊!我覺得這才是一個成功的老師,讓學生不是只為了交作業才去學習。


在教學生的時候有遇到什麼印象深刻的事情嗎?

Alice:印象比較深刻的是,在日本教國中生講英文,那時候單純覺得用一般教科書教他們就可以了。但因為是住在鄉下的小朋友們,可能覺得一輩子都不會有需要用到英文的時候吧!我就要設計生活化的情境教學,比如說有個外國人要點菜,要怎麼跟他對話等等。

那時候我才發現原來教學不只是「教」,而是必須嘗試很多方式,角色扮演、唱歌或遊戲之類的。後來我們有繼續連絡,他們寄給我的卡片上寫著因為去了哪些地方,而終於體會到學英文的用處。這感覺就像以前的學生考上好的學校,或因為我的鼓勵完成某件事,向我表達感謝和反饋的心情,對我來講就是身為一個老師的成就感。

學生身分跟老師身分之間的轉換,對你在當老師或當學生時有什麼啟發嗎?

Alice:從學生到老師,或是從老師到學生,我覺得主動學習滿重要的。很多人可能認為台灣的學生比較被動,不敢發言,我有時候也有這個問題,但就是要更主動去學習。

另外一個是 Learning by sharing 。為什麼國外這麼提倡討論,而不是單純的紙筆測驗?因為必須要透過很多反饋,透過很多「你教導別人,別人也教導你」的過程,共同得到你要的知識,這個知識就是經過精煉(refine)的。國外的思維是,老師不一定要真的「教導」,而是一個帶領你討論跟思考的角色。

學習或者自學對你來說是什麼呢?

Alice:自學是一直都要存在自己生活中的,因為需要學的東西真的太多太多了。而且其實每個人都有分享的能力,只是你不知道而已。「願意與人分享」這件事應該要是很簡單、很容易的,不論是誰都應該把這個想法再擴大。對任何一個人來說,學習都不是自己的事情,而是需要大家一起討論、交流和分享的。學習不是單向,而是雙向的。


關於 Humans of hahow
Hahow Blog 全新微專訪專欄,每周帶你一起聽聽在自學路上的不同聲音!
要是有任何推薦的受訪者人選,或是其他想分享給 Hahow 的資訊,都可以直接在底下留言,或是私訊 Hahow 的粉絲專頁,期待與你們分享更多故事。

作者

謝秉芸

喜歡寫字、旅行、喝酒、吃甜點,聽人的故事。喜歡和我喜歡的人們度過的所有時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