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馬戲新秀(上):因為有了跟別人不一樣的累積,才有了獨特的樣子

全文

有了不一樣的累積,表演自會長出獨一無二的態樣。在亞洲最大馬戲平台活動之後,我們訪問前太陽馬戲團表演者陳星合以及馬戲新秀們,聊聊他們學習的歷程以及對於教育的想法。

「你要有好奇心、要不設限,然後要很開放的去盡量嘗試。當你累積很多不同經驗以後,你自然就會融會貫通了,在這個前提之下,你還是要練習,因為如果你沒有基本功,你還是上不去。」前太陽馬戲團表演者陳星合在他家客廳對我,以及馬戲新秀楊世豪、陳萱丞這樣說。

陳星合,如同他的名字一般,希望能夠把星星們聚合起來。籌辦完亞洲最大的「馬戲平台」活動之後,我們邀約了陳星合以及五位馬戲新秀:楊世豪、陳萱丞、趙偉辰、圈圈、Ian,一起聊聊他們學習的歷程以及對於教育的想法。此次專訪,我們共分了兩次進行,本篇是和陳星合、楊世豪及陳萱丞的對談;而趙偉辰、圈圈及 Ian 的訪談內容將露出於下篇。

馬戲新秀

以前喜歡冠冕堂皇的解釋為何而學,其實就是因為帥阿

坐在陳星合家中的客廳,因著楊世豪和陳萱丞都有在表演「大環」,我們就從他們當初何以會練習大環聊了起來。

楊世豪是在大學時練習大環的,高中念美工科的他就非常熱愛跳舞,大學就用跳舞考進了戲曲學院,這之後他才開始接觸表演藝術。大一的他看到學長在玩帽子,想說也試試看就試出了興趣,隔年去比賽就拿到了學校的冠軍。到了大三下學期,有學長問他要不要試試大環,當時覺得不錯的他,就一路練習並表演到了現在。

馬戲新秀

原本是跳街舞出身的陳萱丞,大學上了舞蹈系之後,開始接觸到現代舞、古典舞,累積了這些舞蹈底子之後,他考上了 FOCA 福爾摩沙馬戲團,2015 年某一天看到有團員在轉大環時,他覺得很帥,於是就請對方教自己並練習至今。

馬戲新秀

在學習大環的過程中,並沒有一門課可以讓他們有系統地練習,於是,就必須透過自學和互相交流練起大環,而一開始支撐他們努力練習的理由,「就是帥啊!」陳星合在旁搭腔,並繼續說:「以前都會想說一個冠冕堂皇的理由解釋,但那個就是帥啊!不過我們從覺得帥了以後,會感受到自我實現的成就感,原來我在自我學習、原來我在當自己的老師、原來我在跟夥伴交流了,這些其實應該是課堂上最該得到的。」

不必全都要求滿分,而是讓自己的專長更被看見

即使非科班生在身體素質上比不上科班生,但我們還是可以有其他的方式,讓人看見我專長的地方。

在傳統的教育課堂中,卻很少是因著自己喜歡而去學習的,出了課堂之後,也不會對學習感到興趣、感到快樂。陳萱丞說,如果這一路上他一直排斥不同的學習的話,可能就不會是現在這個樣子了。他和楊世豪都不是從小就從科班練習上來的,而是到了大學之後才開始接觸表演藝術。雖說他們的基本功或技術不一定比練十幾年的科班生要好,但是他們的想法跟思維可以更開放、更不同,像是當他們在一個項目卡住的時候,可以用別的項目來找到感覺。

以大環為例,練過芭蕾的陳萱丞覺得兩者有點相像,施力都是只要差一點點就會影響平衡很多;現代舞也是,需要很延長身體,而大環的離心力也需要延展。楊世豪則舉自己高中唸美術為例,他在編創表演的時候,畫圖的技巧跟在台上走位的方式給他相同的感覺,雖然這種感覺他很難具體地表達,又或是表達出來了也很難讓科班生理解,他認為:「想法,一旦鎖死了就很難再打開了。」

陳星合覺得即使非科班生在身體素質上比不上科班生,「但我們還是可以有其他的方式,其他可以看見我專長的地方。」他感嘆在傳統教育之下,每個人都要什麼都很好才行,如果有一科六十分,其他九十五分,只會想說要去補足那個六十分的,而不是讓自己的專長更發揮、更被看見。

馬戲新秀

發自內心去喜歡一件事,不要害怕做自己

2016 年 10 月在高雄參加完亞洲最大的「馬戲平台」活動過後,陳萱丞和楊世豪從歐洲的表演者身上看見他們都很有個人魅力,而這魅力是來自於他們發自內心喜歡而在演出的樣子。但反思自己,陳萱丞覺得自己以前的表演很像機器人,他會設定橋段想說觀眾在哪個點會怎麼樣,才發現為什麼自己沒有很沈浸在演出裡,是因為那個節目不是因為他想做,所以發自內心去做的。楊世豪則是原本很害怕觀眾不喜歡自己的演出,但照著自己想去做的試試看之後,就開始呈現了他自己心裡的樣子,最終創造出了屬於自己的作品。

在學校教課的陳星合覺得很多人害怕做自己,這是因為教育告知了大家應該要成為什麼樣子的人,比起自己,會更在乎別人在意什麼。「我們都是在學校學習表演藝術的,學校就還是會有一個框架,想說藝術就一定要怎樣,要有文本、框架。」大家都太習慣在空白格子中填入答案了,問為什麼是這個答案的時候就會回答不知道,也不會想要冒險,因為嘗試新的東西可能會失敗。

馬戲新秀

讓學習回歸到最純粹的好奇、回到自己的生活

學習的目標應該是讓自己變得更好,可是我們都變成學習就是為了要考試,然後就會排斥學習。有的人則是會認為環境的條件限制了他們學習,但陳星合覺得現代人可以透過上網學習,所以回到根本他覺得是教育影響了個人的問題。我們對於「學習」似乎都很難回歸到最純粹的好奇、回到我們自己的生活。

我好像可以有一個透過這些累積,只有我自己才能達成的樣子。然後,也更確定我這輩子就是表演了。

陳萱丞說到別人很愛問的一個問題是:「你們可以表演多久?」但是他覺得自己面對喜歡的事情時,幹嘛去想可以玩多久? 雖然陳萱丞不覺得在經濟上面透過表演可以生活,但他在過程當中一直試著做其他事情,像是當排演助理或是比較幕後的事情,一直到練了大環之後,他有了一種把自己所有會的項目都框起來、結合起來的感覺,也才慢慢開始覺得說:「我好像可以有一個透過這些累積,只有我自己才能達成的樣子。然後,也更確定我這輩子就是表演了。」

馬戲新秀

只有自己才有辦法走出專有的獨特人生

他們都認同「因為你有了跟別人不一樣的累積,所以你的表演就是那個樣子。」陳星合繼續說,或許一開始什麼累積都沒有的人會想說:「那我要從哪裡開始呢?這個都有了,別人都做過了,那我要何去何從?」可是因為這些人不相信自己、沒有想像力,然後又不夠開放的時候,所以就會陷到「拜託你給我一條明路,這樣我就安心了」的想法裡面,可是陳星合認為根本沒有這種東西;如果有,那一定是騙人的。

-

延伸閱讀

作者

黃浩珉

是個不被現實主義擊敗,從小至今就信仰樂觀的人。喜歡的事很多,樂於嘗試未知。

留言